前沿配置的系统:军事新闻:37年南京最后一次抵抗

  南京保卫战最后时刻,他身兼数职,——全国宪兵副司令、首都警察厅长、战时南京市长、代理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渡江总指挥等。

  南京破城之时,只有他说“杀敌不力,俯首称臣,无脸见江东父老。”而与日寇战斗至生命的最后时刻。

  日寇破城后,长江边上,他和他的部队是南京城最后一支抵抗日本鬼子的力量,直到部队伤亡殆尽,弹尽援绝。他又带领最后的将士挺起刺刀冲上去与日寇展开白刃格斗。

  在日寇疯狂的围攻下,战友们全倒下了,他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牺牲时,他的半截身子还在江水中立着。他是南京保卫战牺牲的中方最高级别军官萧山令将军

  1937年11月20日,南京卫戍长官司令部成立,唐生智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宪兵司令谷正伦退往重庆,宪兵副司令萧山令留守南京,指挥宪兵第2团、第5团、第10团等部。

  部署完毕,战火很快到来,12月4日,南京外围阵地——句容,中日两军相接,南京保卫战打响了。

  唐生智下令,宪兵主力位于清凉门附近,担任定淮门、汉中门和清凉门的防守,并担负收容落伍士兵的任务。

  12月9日,日军一部冲进光华门内。军情紧急,萧山令率清凉门的宪兵第2团火速赶往光华门增援。其间,数次有流弹从他身边掠过,手下劝他回指挥部,他笑道:“众云将军难免阵前亡,死在抗日报国前线,荣幸之至。”

  中国军队还是抵挡不住日军炮火,12月11日,南京城陷在即。当日中午,顾祝同在电话中向唐生智转达了蒋介石关于撤退的指示。当晚,蒋介石又发来电报:“如情势不能持久,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而期反攻。”

  众人都在计划如何撤退之时,萧山令慨然言道:“杀敌不力,俯首称臣,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我决心留守,与金陵共存亡。”

  炮火凶猛,枪声不断,中国军队开始跟日军殊死巷战。血战之际,唐生智在卫士的护送下先行离开南京,群龙无首下,守城将领纷纷撤退,留到最后的萧山令则负担起重任。

  早在国民政府撤离时,首都警察厅长一职亦交由萧山令担任。此后战局紧张,他又被命为首都警卫军副司令、警备司令部防空司令。南京市长马俊超临危逃逸,萧山令又奉命兼任南京市市长。唐生智的提前撤离,他又不得不当上了渡江总指挥,负责各军团的撤离和突围。

  撤退令下达后,无数军民涌往下关,争相抢渡逃难,乱成一团。浩瀚长江,波涛滚滚,背后火光冲天,枪鸣炮轰,江面上还有日军快艇,对人群肆意屠杀。

  萧山令率部殿后,等到江边时天已入夜。此时,中国军队尚有万余人拥塞江边,军已沿江水陆并进,追袭而来,成半圆形包抄撤离军民并向其开火。中国军队在溃退中大部分已手无寸铁,在枪炮声中纷纷倒下。

  要死得壮烈,与其束手待毙,不如作殊死一拼!萧山令挺身而出,大声疾呼:“没有武器的退后卧倒,宪兵部队就地抵抗。”训练有素的宪兵部队以连为单位向日军猛烈射击,日军想不到溃退的中国军队能如此有组织地狙击,猝不及防,伤亡甚重,狼狈后退。之后,日军在重型火力和机枪的掩护下再度发起冲锋。江边无任何地形地物可供隐蔽,宪兵部队背水作战,他们视死如归,前仆后继,顽强抵抗。历时5个多小时的激战,宪兵部队已伤亡殆尽,弹尽援绝。在战斗的最后一刻,面对敌人的疯狂冲锋,萧山令将军振臂高呼:“杀身成仁,今日是也!”与所剩无几的官兵挺起刺刀冲上去与日寇展开了白刃格斗。

  日军越围越多,在江水中指挥的萧山令身中数弹和数刀,他不愿被俘受辱,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死时,他的半截身子还在江水中立着。

  此战,成功阻滞了日军攻势5个多小时,有力地掩护了主力部队和民众撤退渡江。

  得知萧山令牺牲的消息后,12月中旬,重庆《中央日报》头版刊登了“国民政府追赠萧山令为中将”的命令。蒋介石训导手下军官时,常称“抗倭之战,能与城共存亡者,实以萧副司令为巨擘”。解放后,萧山令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TAG标签: 宪兵司令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