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木希典:弗朗西斯则在停靠在距离海岸8英里之处

  切萨皮克湾的战事,让美国认识到了民兵的不足。这些民兵虽然爱国、英勇,但在战术认识和军事本质上,差正轨军太远。从此当前,民兵在美国的军事感化逐步淡化,美国起头大规模成长正轨军,并搀扶赞助各地的军校来培育军事人才。战后,第二国度银行的设立也协助恢复了美国的经济次序,美国终究回到了正轨上。弗朗西斯把本人写的那首诗交给了本地报纸《美国贸易日报》(《巴尔的摩-旧事美国》的前身)的主编,被登载在了报纸上。不久后,一位音乐家把这首诗配到了其时很风行的一段音乐上,并被定名为《星条旗之歌》,这首歌在后来的美墨和平中获得普遍的传唱,深受美国人的喜爱。到了1931年,美国正式将这首歌定为国歌。

  切萨皮克作战是巴尔的摩战役的一部门,这场战役由驻扎在百慕大的英国皇家海军大将亚历山大·科克莱恩(Alexander Cochrane)担任总批示。切萨皮克湾是美国东部最大的海湾,它外形狭长,在马里兰州和弗吉尼亚州之间,深切大陆达300公里,沿岸港汊与河流浩繁,波多马克河及萨斯奎哈纳河都流入此湾,岸边有巴尔的摩和诺福克等主要良港,以及美国首都华盛顿。节制了切萨皮克湾,就等于节制了美国的命脉。科克莱恩派手下的将领乔治·考克本(George Cockburn),率主力舰队封锁了切萨皮克湾,而少校罗伯特·罗斯(Robert Ross)则率领陆军在岸上接应。

  若是英国不断占领着华盛顿,那么美国汗青将何去何从尚未可知。然而,天有意外风云,就在英国人点燃耀武扬威的那天晚上,一场大风暴袭击了切萨皮克湾,华盛顿刮起了稀有的龙卷风。龙卷风不只吹灭了大火,还摧毁了英军的虎帐和大炮。第二天,在占领华盛顿26个小时候,担忧发生变故的罗斯和考克本决定撤军,前往了切萨皮克湾上的坦吉尔岛。这场风暴被称为“解救了美国的风暴”。出逃的麦迪逊总统和各个当局机构也随后前往了华盛顿。因为华盛顿的当局建筑都被销毁,当局临时转移到乔治城学院(今乔治城大学)的校园里办公。看到已毁的城市,有人建议把首都迁回费城,但这个提案最终被麦迪逊否决,华盛顿当场重建,老总统杰斐逊也捐出了本人的藏书,变卖之后协助重建首都。烧焦的布局并没有被粉碎,颠末修整之后,麦迪逊让人将其概况涂成了白色,以掩饰火烧过的踪迹,这即是白宫的由来。

  为了留念最暗中的首都失陷日和名誉的麦亨利堡之战,以及美国国歌的降生,美国人把切萨皮克作战中英军和美国民兵们所利用的一系列道路保留了下来,作为这段汗青的见证,并定名为星条旗之路。这些路主体在水上,也有一部门在陆地上,加起来总共有400多公里,逾越了马里兰和弗吉尼亚两个州,以及哥伦比亚特区。麦亨利堡等环节战役的古疆场也都得以保留。2008年,它正式被国度公园署接管,成为了美国仅有的两条水上国度步道之一。

  八月,英军倡议了一次更大的进攻。考克本亲率六艘军舰,驶入了帕塔克森特河。这是一条不宽也不长的小河,照理来说不适合海军作战,但这条河的上游通向上马尔博洛(Upper Marlboro),那是美国首都华盛顿东侧的主要樊篱,地舆位置的主要性不问可知。公然,担任防卫华盛顿的民兵团向上马尔博洛集结,预备在那里阻击考克本。就当民兵们排开步地保卫上马尔博洛的时候,在岸上策招考克本的罗斯,率大约4500名英国陆军士兵扑向了防卫空虚的华盛顿,民兵们闻讯又敏捷向华盛顿收缩,这一来一去的折返跑让他们精疲力竭。

  到了1809年,此时的杰斐逊曾经是焦头烂额,他的总统任期也走到了尽头。接替他的是另一位国父,草拟美国宪法的詹姆斯·麦迪逊。现实上,麦迪逊被选总统,不如说是被选背锅侠,此时的美国,经济摇摇欲坠,暴乱时有发生。为了转移矛盾,麦迪逊向各部原居民倡议了攻势。但原居民势力终究弱小,无法完全转移公众的留意力,而经济的解体则是实其实在影响着每一小我。麦迪逊需要一个更大的冲突,来转移掉此次危机,他想到了还在英国统治下的邻人——加拿大。

  不外,这场和平并非让美国一无所得。丘吉尔在《二战回忆录》里,把关于和平中英国最艰难期间的一章定名为《最名誉的时辰》;同样在第二次独立和平的切萨皮克战役中,美国也有这么一段期间,首都被占,总统出逃,能够说是美国开国以来最低谷之时,但就是在这期间,降生了让所有美国人打心底为之骄傲的美国国歌《星条旗》。2008年,跟切萨皮克战役及《星条旗》的降生互相关注的一系列巷子被列为了美国的国度步道,起名为星条旗国度汗青小径(Star-Spangled Banner National Historic Trail,简称星条旗之路),以留念这段最降低却又最高光的汗青。

  欧洲的经济封锁和禁运,让美国很受伤。在欧洲刚开战的时候,杰斐逊颁布发表中立,美国人本认为能坐观成败,最初还能捡捡廉价,以至发一发和平财。最后的剧情确实如斯,交战两边的各都城向美国大规模采办物资,以弥补本人的军需品,目睹大把大把的钞票从大洋对岸飞过来,美国的商人们都很高兴,于是加紧出产,囤积了大量的货色。成果到了1806年,欧洲实行商业禁运了。驶向英国的美国商船被法国拦截,驶向法国的商船被英国拦截,要把货色运到欧洲得担很高的风险,有时候会是整船整船的丧失。于是,合法商人一批批地破产,能找到不法渠道运货的私运者们起头疯狂,美国经济陷入紊乱。

  在首都失陷之前,麦迪逊总统慌忙撤离了,往北逃到了马里兰的小镇布鲁克维尔,在那里过了一夜,因而布鲁克维尔自称“美国的一日之都”。同时,国务卿门罗(后来的门罗总统)带着国会的主要文件,逃到了华盛顿以西的小镇李斯堡,住进了洛克比庄园(Rokeby Manor)。8月24日,英军占领华盛顿后,为了报仇美军在伊利湖北岸加拿大口岸的洗劫,放火销毁了包罗国会山庄和邸在内的多座建筑,这座修建不久的首都陷入火海。这一天被认为是美国军事史上最暗中的一天。

  美英签定《根特和约》,美国代表(左数第五人)是昆西·亚当,为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之子,后来成为美国第六任总统

  巴尔的摩虽然守住了,但从整个和平的场合排场看,英国仍然拥有绝对劣势。就在这个时候,拿破仑在厄尔巴岛上又起头不安本分了,欧洲的场面地步突然严重起来。于是在1814年12月,美国和英国在比利时的根特进行了和谈,签订告终束和平的公约。然而,《根特合约》签定的动静并没有当即传到北美。在巴尔的摩一役中铩羽而归的考克本以及他的上司科克莱恩决定再玩一次大的,策动了新奥尔良战役,企图节制密西西比河。没想到,在新奥尔良,他们碰到了虎将安德鲁·杰克逊(后来的杰克逊总统),被打得大北。1815年2月,《根特合约》传回了美国,两边寝兵。一个月后,拿破仑重回巴黎复辟即位,英军赶紧从北美抽身,回欧洲对于这个难缠的矮个子法国人去了,由此完全解除了对美国的要挟。

  星条旗之路位于美国东部的切萨皮克湾一带,分为水上和陆上两部门。这些路径都是昔时在切萨皮克作战中,英国人进攻或佯攻切萨皮克湾沿岸的城市和据点时的行军线路,以及美军进行还击时所走的路线。水上的路线都从海湾里的坦吉尔岛出发,次要分为三支:一支沿着海湾北上,抵达海湾最极点的埃尔克顿;一支沿着波多马克河逆流而上,达到波多马克河能通航的最极点,也就是首都华盛顿;一支沿着帕塔克森特河抵达华盛顿东部的门户上马尔博洛。陆上的星条旗之路次要有两段,一段沿着帕塔克森特河的两岸而行,另一条毗连华盛顿和巴尔的摩,再延长到巴尔的摩附近的北点要塞。

  当晚,英军继续炮轰麦亨利堡,更多的军舰插手进来,弗朗西斯则在停靠在距离海岸8英里之处的明登号上留宿。炮声响了一整夜,弗朗西斯通宵未眠。按照他的回忆,那一夜漫天纷飞的炮火将天际染成了红色,他认为没有人能扛得住如斯稠密的炮火轰击,麦亨利堡和巴尔的摩必定会在黎明前失陷。当9月14日的第一抹阳光洒向大地之时,炮声遏制了,弗朗西斯向麦亨利堡标的目的望去,在逐步散开的硝烟里,那面星条旗顶风飘荡在阵地之上。弗朗西斯登时热泪盈眶,他摸出了麦迪逊总统写给英军的信,在信纸的后背写下了《捍卫麦亨利堡》这首诗:

  英军对麦亨利堡的炮轰持续了27个小时,但保卫要塞的阿米斯蒂德一直没有降服佩服。9月15日,英军的陆上部队绕到侧方,向巴尔的摩市区倡议进攻,同样遭到了顽强的抵当。市民们建立的工事让英军无法前行。这时,海军围着麦亨利堡久攻不下的动静传来,附近城市派的救兵也逐渐迫近,本来就由于主帅罗斯阵亡而军心不安的陆军选择了撤离。海军得到了陆上的呼应,也原路撤离了,撤离之前他们让弗朗西斯带走了所有的俘虏。巴尔的摩战役就此竣事,美国民兵在首都失陷后不久,便标致地扳回了一城。

  要领会这条路的汗青地位,就得从1812年和平说起。19世纪初,草拟了独立宣言的美国国父杰斐逊担任总统的后期,国际国内的形势都向着对美国晦气的标的目的成长。其时的欧洲,拿破仑率领法国东征西讨,欧洲列国先后被卷入了和平,此中当属和法国有世仇的英国人最积极。为了阻遏拿破仑法国的扩张,英国与普鲁士、奥地利、俄国、瑞典、西西里等国,构成了好几回联盟来冲击法国;法国也撮合或勒迫了荷兰、那不勒斯和西班牙等国,和英国开战,欧洲乱成一团。除了疆场上的苦战以外,经济战也在两边之间打响。为了侵扰对方的经济,堵截对方的补给,两边同时对对方的海岸线进行了封锁。

  在华盛顿东北角的布莱登斯堡,由马里兰的一位律师率领的6000位民兵带着18门土炮,为了捍卫首都而做了最初的抵当。这些民兵们发扬了独立和平的前辈们勇敢奋战的名誉保守,杀死或打伤了两百多名英国兵,然而他们的18门土炮远远敌不外罗斯带来的重炮以及60门康格里夫火箭炮,布兰登斯堡的民兵防地就解体了,英军在罗斯的率领下挺进了华盛顿,美国汗青上独一的一次首都失陷就如许发生了。

  前往坦吉尔岛的考克本酝酿着新的打算:占领巴尔的摩。巴尔的摩是切萨皮克湾中北部的一座良港,也是马里兰州最大的城市,位于华盛顿和费城之间,是联系大西洋和美国中西部的交通枢纽,也是美国的商贸大本营,关系着美国的经济。若是说占领首都华盛顿更多的是政治上的意味意义,那么占领巴尔的摩,不只能够堵截华盛顿和费城以及供应弹药的中西部地域之间的联系,还能进一步扼制美国的经济和交通,让美国陷入瘫痪。

  此时,美军的主力都陷在了美加边境,陆军在底特律以及尚普兰湖匹敌还击的加拿大人,而海军在伊利湖里奋战。捍卫切萨皮克湾以及首都华盛顿的,是来自马里兰和弗吉尼亚的四个民兵团。虽然美国民兵以作战骁勇著称,但在兵器配备及战术打算的制定方面,终究赶不上正轨军。面临这群民兵,科特莱恩和考克本施行了一个新打算,他们要以最小的丧失让美国付出最沉痛的价格,这个打算就是切萨皮克作战。

  1812年美英和平又被称作美国第二次独立和平。这场和平从1812年持续到1815年,充满了戏剧性。美国自动挑起了和平,且宣战前国会的表决十分成功,但开战当前不久便被英国打得落花流水;英军在和平里占尽了劣势,却在欧洲战事竣事、能够向北美派出更多戎行的时候,承诺和美国议和;议和期间,英军又突袭了新奥尔良,却被安德鲁·杰克逊击败;最终在比利时的根特和谈时,英国还要挟着华盛顿,却没有在公约里为难美国,而是“一切依旧”。如许匪夷所思的和平过程,让1812年和平成为了阴谋论的重灾区(有学者思疑,这场和平是美国开国初期曾闹得沸沸扬扬的汉密尔顿与杰斐逊银行之争的一个延续,它是美国某些政客和英美两国的银里手联手策动的,目标是为了让美国人被迫接管私家的地方银行,为后来美国第二银行的成立打下了根本)。

  1812年6月,麦迪逊在国会进行了呼吁进攻英属加拿大的演讲。他提出对英国开战的来由有这么几点:第一,加拿大人和美国一样需要自在,我们该当去解放他们;第二,英国在黑暗支撑原居民,干与美国的内政;第三,英国没有完全施行昔时独立和平后的巴黎协约,阿巴拉契亚山以西的一些要塞还在英国人手里。第四,英国和法邦交战,让美国商船受损,没有尊重美国中立国的好处;第五,英国拘留收禁美国商船,强征船上的美国人插手英国海军。演讲之后,国会进行了表决,以大都票通过开战的决议,第二次独立和平就此迸发。

  薄暮,弗朗西斯打出了白旗,登上了明登号,向英军军官申明了来意。可是英军军官却冷冷地反问他:“你没看到我们英国人很忙吗?我们正在进攻巴尔的摩,明天要俘虏更多的美国人,你的事儿等我们打下巴尔的摩再说吧。”弗朗西斯暗示本人是总统授权来构和的,英国军官指了指船舱外面:“总统?你们只是殖民地罢了。你看到那座麦亨利堡了吗,我们要把它从地球上抹去。你看到远处海面上的那几百个小黑点吗?每一个小黑点,都是一艘我们英国的军舰。麦亨利堡会被炸平,和平很快就会竣事,到时候我们会把俘虏还给你们殖民地的。”

  9月13日,一个美国人来到了英国海军的明登号战舰上。这小我叫弗朗西斯·斯科特·基(Francis Scott Key),是华盛顿的一位律师,麦迪逊总统授权他到明登号上找英国人构和,互换战俘。本来不久前,英军俘虏了美军的军医威廉·比恩斯。这位比恩斯在美国民兵里威望颇高,昔时在打响独立和平第一枪的列克星敦疆场,担任救助伤员的就是这位比恩斯,再加上他的父亲在马里兰州是有钱有势的土豪,因而他几乎算是一个偶像和意味级的人物,他的被俘导致民兵士气降低。麦迪逊总统让比恩斯的伴侣弗朗西斯前去敌营,但愿通过构和,换回包罗比恩斯在内的一批战俘。

  在北点要塞附近,2000名民兵殊死抵当,虽然最终在英军狠恶的炮火下撤出了阵地,但他们击毙了试图率陆军登岸的罗斯——阿谁半个月前带队攻入华盛顿的英军批示官。9月12日,英军从北点出发,兵分两路,此中陆军5000人,海军19艘军舰,分头向巴尔的摩前进。美国上校乔治·阿米斯蒂德(George Armistead)率领1000民兵进驻了巴尔的摩南郊的麦亨利堡(Fort McHenry),那里是保卫巴尔的摩的最初一道要塞。抵达麦亨利堡之后,英军的19艘军舰舰炮齐鸣,向麦亨利堡策动了轮流的炮击。英军但愿用无间断的炮轰,强逼镇守要塞的阿米斯蒂德降服佩服。

  起首,英军占领了切萨皮克湾中的坦吉尔岛,把那里变成了英国皇家海军的火线基地。四月底,考克本率英军舰队沿着海湾北上,不断到了海湾尽头的埃尔克顿,一路上英军用炮火袭击了沿岸的诸多要塞和据点,还在此中的一些据点做出了要登岸的架势。美国民兵敏捷集结,长途奔袭援助埃尔克顿,在法国城被以逸待劳的英军击败,之后法国城被英国人焚毁。蒲月初,考克本在海湾北端四周出击,两三天之内便持续袭击了迪波塞港、格莱斯港、普林西比奥、弗雷德里克城和乔治城等多个口岸。在英军重炮的轰击下,美国民兵丧失惨重,很快就从火线溃退,这一仗之后,保卫马里兰的民兵实力大为减弱。

  这时候,曾经卸任的老总统杰斐逊也放出话来,他说美国人终将同一整个北美洲大陆,解放加拿大是不在话下的。美国人于是满怀着决心,从五大湖地域及纽约北部向加拿大策动了进攻。现实上,美国向英国开战的这些来由,大多都站不住脚,出格是说加拿大人和美国一样但愿独立,更是纯粹的两相情愿。和美国人分歧,加拿大人大部门都是支撑和效忠英国的保皇派。独立和平期间,很多美国境内的保皇派,最终都逃到了加拿大境内,还有良多遭到美国压迫的原居民,也逃到了加拿大。成果,美军对加拿大策动进攻之后,遭到了加拿大军民齐心合力的抵当,以至反而被加拿大还击,丢掉了底特律。

  弗朗西斯赶紧说,麦亨利堡并不是纯军事碉堡,里面还有很多妇女和儿童,不克不及进行无不同的炮轰。英国军官告诉他:“我们曾经给他们留出了足够多的机遇。你看到碉堡上那面星条旗了吗,我们下过通牒,若是他们想活命,就降下那面旗,可是这面旗号至今还在那里,看来我们只能用大炮将它打下来了。”

  1807年,杰斐逊下达号令,自动封锁了美国的海岸线。他这么做的初志是好的,缘由有二,第一是削减美国人的人员和财富的丧失;第二是向英法两边请愿:你们如果再封锁海路,我们就不卖给你们任何工具了,看你们还怎样兵戈。成果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却在国内惹起了风浪。海路完全欠亨了,商人们只能看着本人的囤货逐步坏掉却力所不及,就连私运者们也撑不下去了。美国商界歌功颂德,经济到了解体的边缘。

  陆上打不外,美国就改用海战。因为英军的主力舰队都在欧洲围困法国,在北美的海军并不强,因而美国在大西洋上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这一来,英国被激愤了。1813年,包罗英国在内的第六次反法联盟,在莱比锡战役击败了拿破仑,次年将他流放到了厄尔巴岛,欧洲烽火临时平息。于是在1814年,英国把海军的主力舰队调到了北美,决定好好教训美国一顿。位于美国东海岸的切萨皮克海湾首当其冲地遭到了英国的进攻,切萨皮克作战就如许起头了。

  9月5日,考克本派出舰队,沿着波多马克河逆流而上,先锋直抵华盛顿南部的亚历山大里亚,做出了要从南线再度攻占华盛顿的态势。马里兰和弗吉尼亚的民兵敏捷布防,以防首都又一次沦亡。然而,这只是英军的佯攻,与此同时,考克本的主力部队沿着海湾北上,出此刻了距离巴尔的摩11英里的北点要塞。英军差点又一次打了美国民兵一个措手不及,但巴尔的摩并非毫无预备。在华盛顿失陷之后,巴尔的摩便安插了城防,市内的各界人士,包罗地位低下的黑人,都参与了工事的建筑。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