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1166.com:和女人、脚夫一个法律待遇腓特烈大

  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的创造性影响在骑兵这一部队上表现得比其他任何兵种都显著。1740年战役开始时,普鲁士骑兵表现十分拙劣,但随着战争的进行,其专业化和士气越来越强。七年战争时,他们在罗斯巴赫、洛伊滕与弗莱贝格战役中都承担了关键性的突击任务。这一成就一方面要归功于腓特烈本人对马上战争的深刻理解,另一方面要归功于他的两个卓越助手——“骠骑兵王”汉斯·约阿希姆·冯·齐腾和总是睡眼惺忪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冯·塞德利茨,后者大概是18世纪普鲁士军队里面最具领导天赋的指挥官。

  普鲁士的骑兵跟由农奴组成、时时受压迫的步兵截然不同。胸甲骑兵(重骑兵)和龙骑兵(中型骑兵)是从市区招募系统里面家境最好的一拨人里面选拔的,他们往往被允许在不当值时把马匹带回自己家的农场。外国雇佣兵也是一样,他们的条件比在步兵中服役的同僚要好很多。考虑到军队的安全和对逃兵的防范都极大地仰赖骑兵的忠诚心,骑兵的挑选标准自然不同于一般的步兵。

  高标准选出来的骑兵的领导者带有现代军官的风格。塞德利茨的一个挚友描写道:“他坚信指挥官必须对部队的每一个细节都有丰富的知识和超常的理解,只有这样才能赢得真正的权威……塞德利茨相信对于军官来说仅仅下命令是不够的,他得以身作则,而且必须要做得很优秀。”

  骠骑兵的情况稍微有些不一样。市区招募系统并不给骠骑兵提供服务,而且普鲁士人也不太了解轻骑兵到底是什么样的岗位。腓特烈一开始被迫用匈牙利的逃兵和乡野村夫来组成骠骑兵部队,但后来他发现,骠骑兵那刺激的生活和到处劫掠发家致富的生财方式很容易就能吸引普通人加入。

  腓特烈不像他父亲那样对身材高大的士兵情有独钟,但因为胸甲骑兵需要能担负铁胸甲,而且要在没有协助的情况下翻身上马,因此腓特烈坚持胸甲骑兵和龙骑兵的最低身高必须有5英尺5英寸(约1.65米)。实际要求往往比这还要高。骠骑兵则是以轻为主,所以刚好相反,最高身高不能超过5英尺5英寸。

  在普鲁士的骑兵当中,胸甲骑兵是最受到重视的。他们从中世纪的重装骑兵直接发展而来的,他们拥有高大的马匹和铁制的胸甲,担任碾压对方骑兵和粉碎敌军侧翼的任务。

  腓特烈拥有13个胸甲骑兵团(包括1740年创建的近卫军胸甲骑兵团),总计63个骑兵中队。其中12个历史较早的骑兵团每个包括5个骑兵中队,而近卫军只有3个。和线列步兵一样,胸甲骑兵中队分为行政和战术两个编制。行政上一个中队包括两个骑兵连。战术上则分为四个排。

  把每个中队的编制外人员也算进去的话,一个胸甲骑兵或者龙骑兵团大概包括37个军官、70个士官、5个兽医、10个医疗看护人员,20个号手和鼓手,加上一个人事部门,总计872人。七年战争中一个骑兵中队有185人,包括6个军官、10个士官,150—160个士兵、2个号手、3个鼓手、1—2个兽医以及一个小型参谋部(包括医疗护理人员)。一个团的马匹数量大概是740匹(包括军官使用的80匹马)。

  胸甲骑兵的制服兼具实用与美观。首先,他们配备了一个巨大的三角帽,这个帽子单个人来戴显得很奇怪,但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戴着则显得威武壮观。三角帽上环有铁带,以防御来自敌人的攻击。1762年腓特烈又在三角帽上加了白羽毛,起初是为了更容易区分开普鲁士胸甲骑兵和奥地利胸甲骑兵,因为两者着装很相似。不幸的是这一装饰在欧洲成了一大潮流,人们反倒忘了其最初的目的。

  骑兵在衬衫外面穿马甲,然后套一件深麦秆色的克尔塞呢绒外套。因为染料来源多样,让骑兵们的外套保持同一颜色是很困难的,因此在腓特烈统治最后几年外套干脆不染色,统一全白。马裤是软革制的,护脖是黑色或红色。装甲防护是一块厚的铁制胸甲(实际上是两块,用黄色皮革串在一起)。近卫军使用的是抛光过的铁胸甲,其他团的则漆成黑色。军官的胸甲前面镀金,两边是镶边的饰物,颜色是其所属团的特定颜色。普通士兵的胸甲镶边也是这一颜色。

  胸甲骑兵常用一条较窄的皮革带跨过右肩绕在身上,上面挂一个小子弹盒在左臀附近(位置刚好和步兵相反)。子弹盒里装有十八发卡宾枪子弹和十二发手枪子弹。卡宾枪不使用时就挂在右手边的卡宾枪带上。卡宾枪带是一条色彩缤纷的较宽的皮革带,跨过左肩绕在身上。每一个胸甲骑兵和龙骑兵都拥有两把手枪,平常就放在马鞍附近的手枪皮套里面。另外,军官和士官都不配备卡宾枪。

  所有骑兵的佩剑都挂在腰带的左手边。胸甲骑兵剑的样式是腓特烈·威廉一世定下来的,剑身长一米左右。这是种剑身很宽的直剑,两边锋利,适合劈砍,但刺击时却容易折弯。这种剑的缺点是剑柄的握手处过于狭窄,紧要时刻难以抽出。

  龙骑兵在三十年战争中首先崭露头角。当时的指挥官想要一个能把骑兵的速度和步兵的火力结合在一起的部队,因此创造出了龙骑兵。龙骑兵的能力不止如此。腓特烈·威廉一世把普鲁士的龙骑兵改造成了能和胸甲骑兵一起参加骑兵冲锋的武装力量。腓特烈大帝继承了十个龙骑兵团,又在1744年创造了第十一个。第五和第六龙骑兵团较大,包括十个中队。其他龙骑兵团和普通的胸甲骑兵团一样,每个包括五个中队。

  和胸甲骑兵相比,龙骑兵缺乏护甲,而且穿的是步兵式样的外套(一开始是白色,1745年6月改成天蓝色)。龙骑兵的卡宾枪配备了刺刀,长度刚好是步兵滑膛枪与胸甲骑兵卡宾枪的折中。其卡宾枪和黑色子弹盒都挂在绕过左肩的黄色子弹带上。佩剑剑柄较胸甲骑兵的更轻,而且并无不能抽出的情况,上面有个老鹰头饰。

  至于著名的骠骑兵——其实就是轻骑兵——最初源于匈牙利。作为一个通行全欧洲的兵种,骠骑兵把速度和机动性看作最重要的品质——他们执行巡逻、侦察、奇袭、追击以及在战场上保障重骑兵侧翼与后背等任务。

  普鲁士的第一支骠骑兵部队在1721年由龙骑兵将领武特罗建立。腓特烈·威廉一世一开始并不重视骠骑兵,直到1729年他在看望女儿拜罗伊特伯爵夫人的旅途中对点着火炬护送他的当地骠骑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他在1731年又建立了一个新的近卫骠骑兵部队,六年后发展成了六个骑兵中队的规模。

  腓特烈1740年继承王位的时候,普鲁士总计有九个骑兵中队:三个近卫骠骑兵中队和六个普鲁士骠骑兵中队。这些骑兵单位在1741年再组成为五个新成立骠骑兵团中的四个:番号第一的绿骠骑兵,番号第二的红骠骑兵,番号第三的蓝骠骑兵和番号第五的黑骠骑兵。剩下的第五骠骑兵团的白骠骑兵是用波兰逃兵组建的。1742—1745年间又新组建了三个骠骑兵团,1760年组建了第九个(波斯尼亚骠骑兵),1773年组建了第十个。骠骑兵团的规模很大,每团十个中队。一个团总计1100—1500个人。

  在着装上普鲁士骠骑兵完全模仿奥地利军中的匈牙利骠骑兵。多曼军穿紧身夹克衣(土耳其式)、衬毛皮的上衣和皮质紧身裤、包裹住裤子的靴子。1757年普鲁士原创了狼皮帽和熊皮帽,夏季则戴倒花盆形状的毡帽。平常服役时帽子上会系着一块长布,要求把帽子包住。但战争或阅兵时可以系得松一点。

  大多数骠骑兵配备枪身较短的滑膛卡宾枪。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之前,每个中队会挑选出精锐十人,配备良马和来福卡宾枪,接受特殊的射击与侦察训练。

  普鲁士骠骑兵刚登上战争舞台的时候表现就不尽人意。他们看到奥地利的骠骑兵在丘陵地带出没,但无能为力。第四骠骑兵团(白骠骑兵)只能在瞟见奥地利骠骑兵出现时无奈地怒吼。甚至莫尔维茨战役中,普鲁士骠骑兵的唯一成就就是抢劫自己人的补给。因此腓特烈在战役后发布了一个侮辱性的命令:“女人、骠骑兵和脚夫,只要他们被抓到有抢劫行为,当场绞死,不要犹豫。”

  1741年7月22日对罗斯堡的突袭极大地提振了骠骑兵的士气。少校冯·齐腾带领六个骠骑兵中队冲锋,短时间内就将奥地利人赶出了这个城镇,并逼迫他以前的导师巴兰耶抱着木板渡河,仓皇而逃。巴兰耶随后发信祝贺他的前学生齐腾组织了如此成功的突击。

  第一个骠骑兵条例在1743年12月1日出炉。作为首要任务之一,军官必须每天都组织士兵参加骑马训练,因为“陛下要求马上的骠骑兵能在袭步中弯腰捡起地下的东西,或者在全速奔跑中取下对方的帽子”。然后骠骑兵还要学会如何分散战斗,如何使用好马刀和卡宾枪。

  对骠骑兵来说比较不幸的是,七年战争爆发前,齐腾失去了影响力。阅兵时齐腾犯了一些愚蠢的错误,让腓特烈对他的信心大打折扣。更让腓特烈失望的是齐腾拒绝参加任何军事推演。齐腾的职位由冯·温特费尔德将军接替了。此人的野心是让骠骑兵成为开阔战场上有力的武器。1747年9月27日温特费尔德发布了一些骠骑兵指导,要求骠骑兵掌握比胸甲骑兵和线列步兵更好的战场技巧。腓特烈感到很满意,在阅兵中他发现一个骠骑兵团在纪律和装备上都达到了不输给龙骑兵的水准。

  骠骑兵的威力于1757年5月6日在布拉格受到了考验,他们在危急时刻加入战局并击败了奥地利右翼的骑兵。之后的托尔高战役(1760年),齐腾(“不是已经换指挥了吗”骠骑兵换了指挥,但此团依然保留了齐腾的名号)骠骑兵团的军官和士兵把溃散的胸甲骑兵和龙骑兵重新组织起来进行了反冲锋。温特费尔德将军把普鲁士骠骑兵团转化为重骑兵的替代品是不是走了一个错误的路线,一直争议不断。而腓特烈也不曾想过改变这一局面。无论如何,这导致了普鲁士军队在巴伐利亚继承战争中轻骑兵工作的全面失败。

TAG标签: 腓特烈大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