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方网站:埃及总统萨达特遇刺目睹记

  我是1976年3月到开罗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工作的。每年10月6日,我都有幸参加埃及军队举行的盛大军事检阅。1981年10月6日我在开罗参加阅兵典礼时,发生了震撼世界的萨达特遇刺事件,我在现场目睹了萨达特总统遇刺。—赵国忠

  1973年10月6日,埃及总统萨达特作为武装部队最高统帅,亲自决定并指导一场举世闻名的“十月战争”。埃及武装部队一鼓作气,抢渡苏伊士运河,突破了以色列在西奈半岛修建的“巴列夫防线”,收复了大片领土,取得了“十月战争”的重大胜利。为了纪念这个伟大的日子,埃及政府把这一天定为“武装部队节”。全国放假,并举行军事检阅。以萨达特总统为首的埃及党、政、军高级官员都要参加,并邀请各国驻开罗大使和正副武官参加观礼。

  1981年10月6日,开罗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最高气温33℃,这是埃及秋高气爽的日子。中国驻埃及大使刘春、我(代理武官)和副武官三人应邀参加军事检阅观礼。请柬是以埃及国防、军工生产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穆罕默德·阿布·加扎拉中将的名义发出的。请柬注明观礼位置在左一排,要求应邀者在军事检阅开始前一个小时到达。我和另一位同志一起坐车从大使馆出发,于上午9时55分到达“纳斯尔城”(Nasr City,即“胜利城”)。

  由于我们乘坐的汽车前玻璃上贴有埃及军方颁发的“特别通行证”,汽车虽在受阅的队伍中间通过,并未受到盘问或检查。当我们在检阅台前面下车时,发现周围戒备森严,到处都能看到宪兵、共和国卫队和便衣人员,他们对来宾进行严格盘查。我们两人出示了请柬,在场的埃及军方联络官法里德中校走过来,指引我们从检阅台后面上楼梯进入检阅台。我刚进入检阅台,埃及保卫人员发现我带有美能达相机,立即过来要求我把相机皮套打开,他对相机左看右看,进行了仔细的检查。

  检阅台分为左、中、右三部分,台前均有一排不到一人高的矮墙。中台往前突出一些,为埃及国家、政府和执政党领导人、军队高级将领、宗教领袖和外国高级贵宾席;右台为各国驻开罗大使和外国专家代表席;左台为外国武官专席。

  各国武官按国家英文译名的字母次序排列,依次入座。中国的英文译名为China,第一个字母是“C”在英文中为第三个字母,所以,我们的座位排在阿根廷巴西武官之后,捷克武官之前,在左台第一排靠近中台的地方。坐下不久,埃及联络官法里德中校走过来与我们商量,ca88亚洲城官方网站请我们坐到第二排第二、三座位上(第一座位最靠边是埃及联络官法里德的座位),他说第二排的座位比第一排的高一些,坐的高可以望得远。我们也就“客随主便”,坐到了第二排,我们让出的4个座位就由总统卫队的便衣警卫坐了。

  10点55分,我听见了开道警车的警笛声,ca88亚洲城官方网站萨达特总统的车队到达了。萨达特、穆巴拉克和阿布·加扎拉三人在检阅台前下车,检阅台对面广场上的大型乐队立即高奏欢迎曲并鸣礼炮21响,军人们都致举手礼,我们武官也都站起来举手致敬。这时,整个广场都沉浸在热烈、庄严和欢乐的气氛之中。

  11时,阅兵典礼开始。首先由伊斯兰教阿匍阿卜杜勒·萨姆达高声朗读《古兰经》选段。接着,埃及国防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布·加扎拉发表讲话,接下来萨达特总统向无名战士纪念碑敬献花圈。

  11时20分,阅兵正式开始。12时50分,埃及炮兵部队开始通过检阅台。12时55分,装备130毫米加农炮的炮兵团开始通过。这时,空中正在进行飞行表演。6架法国造“幻影”式喷气式战斗机尾部拖着五颜六色的烟带,忽上忽下,突然左右分开,ca88亚洲城官方网站继而又会合从检阅台顶上掠过,在空中出现许多彩色光圈。特技表演把人们的注意力几乎全部吸引过去了。喷气机发动机发出的轰鸣声把其他声音也都掩盖了。

  当我注视着炮车从我正前方通过的时候,突然发现最靠近检阅台的一辆10轮卡车慢慢停了一下,然后又往前开了几米才完全停下来。这辆卡车后面牵引一门130毫米火炮。卡车上面面对面坐着两排头戴钢盔,手持自动步枪和冲锋枪的战士,每排4人,驾驶室里坐着一名车长、一名司机,车长在司机的后面,靠近检阅台。

  卡车刚一停下,车长和车上的两名“战士”迅速从车上跳下,仍在卡车上的一名“战士”端起冲锋枪,瞄准萨达特,射出一枚子弹,萨达特应声倒下。坐在萨达特后面的他的私人秘书阿卜杜勒·哈菲兹急忙举起萨达特的座椅来抵挡飞来的子弹保护萨达特,但为时已晚,他自己也受伤倒下。

  事后得知,当时车长名叫伊斯兰布利,为炮兵连连长,中尉军衔,为4人袭击小组的头目。卡车经过检阅台时,他拔出手枪对准司机,命令立即停车,司机吓得目瞪口呆,不敢出声也不敢反抗,急忙踩刹车,卡车滑行了几米才完全停住。伊斯兰布利跳下卡车,向检阅台扔了一枚手榴弹。当时坐在萨达特总统右面的为副总统穆巴拉克,依次为阿曼国务大臣泰穆尔亲王和埃及总统助理马雷、伊斯兰教阿匍萨姆达和武装部队参谋长哈菲兹中将。手榴弹落在阿布·加扎拉的旁边,幸好没有爆炸;另一枚手榴弹打到哈菲兹中将身上,也没有爆炸,但砸伤了哈菲兹。如果这两枚手榴弹有一枚爆炸,则埃及政党主要领导人必将遭到重大伤亡。我当时亲眼看到第三枚手榴弹落在萨达特左前方的5米处爆炸,响声并不太大,因为当时被其他声音压住了,特别是天空中喷气机的轰鸣声和地面重型机动车的马达声。手榴弹冒起一团烟雾,弹片四飞。

  扔手榴弹和冲锋枪射击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坐在中台观礼的埃及党政军要人有的被击中,有的赶紧蹲下或趴下,惊叫声乱成一片,我们左台的埃及联络官大喊让所有人都趴下。

  车长伊斯兰布利中尉扔出手榴弹后,立即端着冲锋枪一面射击,一面朝着中台中央跑去,边跑口中还大声叫嚷。车上的另外三人一跳下车首先把头上的钢盔摔在地上,端着上了短刺刀的自动步枪,分左、中、右三路向观礼台中台包抄,他们的袭击目标对准以萨达特为首的埃及党政军要人。

  其中一名枪手又扔出一枚手榴弹,在中台前爆炸,弹片飞向检阅台上方。左路的一名留着短胡子的大个子枪手跑得最快,他端起自动步枪向中台射击。坐在萨达特总统后面的总统贴身警卫拔出手枪以靠椅为依托进行还击。枪手只好调转枪口对准总统警卫,一梭子弹就射击到右台几排的外国大使和军事家席,造成一些伤亡。事后统计,中台损失最大,其次是右台,损失最小的是我们左台武官专席。

  这些枪手深知,检阅台四周虽然布满岗哨,有的背着自动步枪,有的腰里别着手枪;但是,除了总统贴身警卫的手枪中有子弹外,其他任何武装人员只有枪,没有子弹。枪手端着冲锋枪和自动步枪如入无人之境,谁都不敢接近他们。整个检阅台都被这伙枪手搞得天翻地覆,喊叫声响成一片,许多人都想方设法卧倒,免被流弹击中。

  左路的短胡子大个子枪手登上台阶,从萨达特总统的左侧后方向萨达特射击,中路的伊斯兰布利利用冲锋枪继续射击,并掩护大个子,还有一名戴压发帽的瘦个子弓着腰,端着自动步枪从右路快速前进。伊斯兰布利一直进到矮墙用冲锋枪射击,弹尽后退下来。跟在他后面的一名枪手和大个子枪手则冲到矮墙前,双双高举自动步枪向萨达特倒下的位置射击,直至弹尽。这些枪手(共4名)弹尽逃跑的时候,总统卫队和宪兵把他们包围,总统卫兵用手枪击倒了2名枪手,把他们抬进警车,另一名未受伤的枪手也被抓进了警车。后来了解到,还有一名枪手乘混乱之机,混入人群逃遁,躲在他的一个亲戚家中,两天后才被捕归案。自枪手从车上跳下直至弹尽,整个袭击事件只用了两三分钟,这是震撼世界的几分钟。

  枪声都停止后,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前排观察事态的发展。当我的视线转到中台第一排的时候,突然发现萨达特总统被他的警卫们从里面抬了出来,军帽已经不在,光着头,脸色苍白。

  穆巴拉克副总统指挥将萨达特总统从检阅台抬走,并亲自护送萨达特离开现场。当时在检阅台的后面停有一架法式“小羚羊”直升机。萨达特总统原准备在检阅结束后乘这架直升机去米特·阿布库姆村。那里是萨达特的出生地。

  13时20分直升机飞抵开罗市南郊马阿迪武装部队总医院,马阿迪医院是埃及军方的最大医院。我后来得知,医生们对萨达特全身进行检查后发现有5处枪伤,右颈一处、右膝骨上面一处,致命伤为左肺部2个弹孔。医生们进行了止血、输血、人工呼吸、脑电图和X光检查。最后,打开胸腔发现左肺撕裂,流血过多,心脏衰竭,使用电动起搏器也无济于事了。14时40分,萨达特总统的心脏完全停止了跳动。

  穆巴拉克副总统护送萨达特总统离开现场后,“纳斯尔城”检阅场由国防部长阿布·加扎拉中将负责统一指挥,其主要任务是尽快疏散广场的人员和处理一些善后事宜。第一项任务是把枪手抓住押走;第二项是救护受伤人员;第三项是尽快疏散在场党政军要人和外国来宾。

  13时05分,埃及军方开始安排撤离。宪兵在检阅台前马路中间手拉手,组成一条警戒线,保证军政高级官员和外国来宾的安全。撤离的次序是,先撤中台的高级官员和贵宾,后撤左、右两台的外国大使、武官和军事专家们。检阅台前的广场上一排排小车,喇叭声响成一片。许多武官都是乘车参加观礼,他们首先要到检阅台左后方停车场去开他们的汽车。我们是由使馆司机张和平同志接送的,他驾驶的是一辆黑色奔驰汽车,车前挡风玻璃旁挂了一盏红色小宫灯,很容易识别。他办事非常机灵,当我们从检阅台上走下来时,他已认出我们,很快将车停在我们面前,我们一进入汽车,汽车就开动了。我当时想到一项最紧迫的任务就是把这里发生的一切赶快报告国内。

  为了尽快返回使馆,张和平想尽各种办法抄近路,14时,我们终于回到了使馆。没过多久,刘春大使和我国军事专家们也回到了使馆。刘大使在新中国成立前,曾任华东军区炮兵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后调入外交部工作,曾任驻老挝、坦桑尼亚、土耳其等国的大使。刘大使和我国的军事专家代表坐在检阅台右台。事件中,中国军事专家张宝玉受重伤,还有几位专家受轻伤。事件刚一平息,刘大使立即亲自指挥专家们把受伤的我国专家从检阅台抬到路边,由埃及军方救护车送往医院后,他才与其余的专家返回使馆。

  10月6日17时,我在使馆获知军事工程师张宝玉已经在医院去世的消息,心中感到非常悲痛。使馆副武官后来多次前往埃及空军司令部,商谈张宝玉的后事问题。埃及空军领导认为,张宝玉同志是为了支援埃及而牺牲的,可作为烈士安葬在埃及武装部队烈士墓。当时在开罗没有火葬场,无法火化,我们就在开罗市场上花了200埃镑买了一具木棺,由专家组的同志替张宝玉整容,穿上中山装后装入棺木,10月7日下午安葬在开罗古城堡山下的埃及武装部队烈士墓。10月8日,使馆为张宝玉举行了追悼会。

  埃及内阁决定于10月10日为萨达特总统举行国葬。中国派出特使、国务院副总理姬鹏飞乘专机前往开罗。姬鹏飞同志一到开罗,即赴使馆听取关于萨达特遇刺情况的汇报,他对中国专家张宝玉不幸遇难表示深切哀悼,对受伤中国专家的情况十分关怀。他当即表示,在萨达特总统葬礼结束后,所有受伤的专家都搭乘他的专机回国。姬鹏飞同志还专程到埃及武装部队烈士墓吊唁张宝玉同志。

  萨达特总统去世后,埃及内阁在穆巴拉克副总统主持下召开紧急会议。接着,埃及执政党—民族政治局也举行重要会议,会议决定推选穆巴拉克为萨达特的接班人。

  10月8日,埃及副总统穆巴拉克办公室主任、外交部第一国务秘书宣布,谋害萨达特总统的4名凶手是按照极端宗教主义倾向行事的极端分子。

  (作者长期从事中东问题研究,曾任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所长)

TAG标签: 萨达特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