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巴30年解放战争:二十世纪刺杀事件:萨达特于

  埃及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以埃及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进行了三次战役,几乎是屡战屡败。

  为此,萨达特上台之后,开始壮大经济、军事力量,他大力发展国内经济基础,并从苏联购买了大量军事武器,为新一轮的战争创造条件。1973年10月6日,萨达特亲自指挥发动了与以色列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并一举突破以色列的“巴列夫防线”。这场战争的最终胜利,雪洗了因1967年“6·5”战争所蒙受的耻辱,收复了苏伊士运河东岸的部分失地,打破了以色列自吹自擂所谓“不可战胜”的神线日,也因此成为埃及的国庆日。萨达特的这一壮举,使他在国内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声誉陡升,一跃成为阿拉伯世界无可争议的政治领袖。此间,萨达特的声望达到顶点。但他没想到,他的末日也是8年后的10月6日这一天。

  早在70年代末,一贯诉诸武力解决中东问题的萨达特对以色列采取了打破坚冰的政策:在美国的斡旋下,他主动与以色列和谈,在美国的戴维营签订了协定。1977年11月19日,萨达特亲自访问了以色列。以色列是阿拉伯民族的世敌,和谈被大多数伊斯兰教徒视为大逆不道的举动,这明显触怒了穆斯林者。为实现中东和平,萨达特顶受着来自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巨大压力。埃及赢得了以色列的好感,但失去了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外交上空前孤立。然而,萨达特始终坚信“和谈”才是构建中东和平的唯一途径。和以色列总理贝京在戴维营会谈结束后拥抱,美国总统卡特在一旁为之鼓掌。这是两国首脑第一次以如此友好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却也引发了埃及国内空前高涨的反萨热潮。

  1979年3月,在萨达特的倡导下,埃及和以色列签订双边条约,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埃以两国长达30年之久的战争状态。可是,死神在向萨达特走来,对萨达特的不满情绪在埃及国内迅速扩散,当时在首都开罗就有11个不同组织要干掉他。然而,这位埃及英雄或许没有充分意识到危险的随时爆发。1981年10月6日,埃及举国上下热烈庆祝第四次中东战争胜利8周年,位于开罗附近的纳斯尔城更是人头攒动,欢声洋溢。身着元帅服的萨达特在副总统穆巴拉克和国防部长加扎拉的陪同下,向无名战士纪念碑敬献花圈,乘坐敞篷轿车进入广场。盛大阅兵式上午11时准时开始,总统萨达特在其他政府官员和保安人员的簇拥下,登上了主席台。

  此时,他看到了爱资哈尔大学的校长和萨维姆主教,他们俩都坐得离他较远。于是,他示意他们坐得离自己近一点,以此来显示他亲近知识分子和宗教界人士,以缓和不久前因大逮捕而造成的与学者和宗教派的紧张气氛。

  11:25,阅兵式开始,骑兵方队、军事院校方队、“骆驼部队”依次从主席台前经过。他的胸前着佩戴勋章和绶带,英武异常。他的周围是副总统、国防部长、总统私人顾问和阿曼亲王。他的身后是手持手枪的卫士及秘书。

  11∶58,埃及空军的特技飞行部队过来了。此时,六架“幻影”式喷气战斗机在空中翻滚,作着各种特技表演,萨达特抬头仰望,自豪不已。可他绝不会想到此时此刻,地面上正在经过的炮车方队中,一辆135MM口径的加农炮车正朝自己驶来。而人们似乎都在欣赏飞机表演,并未注意到这辆反常的炮车。

  13:04,受阅部队中的这辆炮车开到主席台前百米远处,突然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三个人。

  冲在最前面的是炮车车长、中尉连长伊斯兰布里,他先向萨达特投去了一颗手榴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向主席台投掷了一枚手榴弹。还没等手榴弹爆炸,他就端枪冲向主席台一阵扫射,另外三名士兵也随即翻身下车开枪射击。然后是埃及军队连续7年的射击冠军阿巴斯·穆罕默德开枪射中了萨达特的颈动脉。接着,伊斯兰布里又投过去三颗手榴弹,并开枪向萨达特射击,34颗子弹,无一虚发。

  此时,主席台上已乱作一团。萨达特的私人秘书立即挺身而出,欲将总统扑倒,以免其中弹。然萨达特竟岿然不动,他不仅没有畏缩,反而怒视刺杀者,似在用一身正气威慑住迎面而来的子弹。但是,一切都是徒然,34枚子弹雨点般击中了他,就在他即将倒下的一瞬,一颗手榴弹在距他5米远的地方爆炸。最后,倒在血泊中的萨达特对这个世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真是不可思议!”

  一群麻木而毫无反应的现场保安人员,他们就像看一部暴力电影。而惊魂未定的人们甚至没有注意面前还躺着一个伤员。整个刺杀行动仅进行了45秒。当凶手们打光子弹准备逃跑时,萨达特总统的卫兵们方才反应过来,渐渐控制了刺杀现场。

  此后,萨达特被用专机火速送往迈阿迪医院。在经过2小时紧急抢救后,终因伤势过重,对中东和平进程起过重要作用的萨达特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萨达特的死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其中,始终支持萨达特政治立场的民众、官员,甚至以色列官方都对他的死深表哀悼,并给予了萨达特高度赞誉。与此相反,种族主义者和大多数阿拉伯人则认为萨达特死有余辜。警方当场抓住了包括伊斯兰布里在内的四名凶手。被捕后,他们对自己杀害萨达特的罪行供认不讳,愿意接受任何制裁,并始终坚称刺杀行动是绝对正义的。伊斯兰布里说:“我是杀了他,但是我不是犯罪,我杀他是为了宗教,为了祖国。”阿巴斯认为:“我完全相信这个人该杀,我祈求真主给我参加制服暴君的荣耀,让他付出犯罪的代价。”

  第一,“国内实行的法律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和法律,穆斯林们因而受尽了苦难”;第二,“萨达特同犹太人和解”;第三,“拘押穆斯林学者,压迫和凌辱他们”。

  阿拉伯世界把这次谋杀看成是真主对叛教者的惩罚。因此,对萨达特的死普遍表现出冷漠甚至兴奋,在巴格达、利比亚、德黑兰、黎巴嫩,当地人们走上街头,载歌载舞,犹如庆祝节日般欢庆萨达特的死。更有甚者提出埃及人民应推翻新一届政府,重建政教合一的伊斯兰政权,并进军开罗,肢解萨达特的尸体,让他上不了天堂。拉伯国家领导人中,除却约旦国王侯赛因向埃及发来唁电以外,其他领导人均不置一词。

  1981年10月10日,埃及为自己的英雄举行了隆重的国葬。来自世界各地的80多位特使和许多国家首脑领袖,甚至连以色列总理贝京都来参加葬礼,却没有一个阿拉伯领导人前来吊唁,场面十分悲凉。然而,萨达特的功过成败,则在其死后得到了验证。

  1982年4月24日,以色列军队按照戴维营协议全部撤出西奈半岛,被以色列占领了长达15年的领土终于失而复得。从此,埃以结束了30余年的对立状态,朝向健康正常的外交关系迈进。

  到此为止,埃及人民才真正感受到“和谈”的甜美果实,而这一切正是他们的领袖萨达特用鲜血换来的。

  于是,当人们回忆起萨达特墓碑上的那行墓志铭时,充分意识到了他存在的意义:“萨达特总统,是战争中的英雄,是和平的英雄,他为和平而生,为原则而死。”

  鉴于萨达特对中东和平的突出贡献,197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给了埃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雄——萨达特!

TAG标签: 萨达特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