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不光是钱的事儿

  这次发射失败会让原本对太空运输商业化有微词的政客和媒体叨唠两句,却不会停止美国政府支持将部分太空产业商业化的步伐。

  美国轨道科学公司货运飞船28日发射失败,经济损失尚难估算,目前仅知本次发射投保价值2亿美元。但它可能会产生一系列影响,牵涉到钱,但不光是钱的事儿。

  直接影响,当然是奥巴马力推的太空商业计划。2011年美国航天飞机编队退役前,美国总统就主张让更多私营商业公司参与低轨道运输任务,于是这次出事的轨道科学公司和另一家私企太空探索公司分别拿到了美国航天局19亿美元和16亿美元的合同,负责为国际空间站运货,前者8次,后者12次。一个半月前,波音和太空探索还得到了美国政府总价68亿美元的载人航天合同大单。

  钱当然是决策考量之一,最起码,现在租用俄罗斯的运载设备将宇航员送上太空站,往返一次票价7070万美元。节流之外,开源更具价值,美国政府已将商业航天视为21世纪经济发展的引擎之一,准备再来一遍互联网示范过的发展历程,即最初由美国军方开发,然后向企业开放,最终诞生一批人们耳熟能详的产业巨头,涵盖太空产品、服务和基础设施等商业领域。

  在这美好“钱途”背后,还有美国深一层的战略。那就是,集中使用政府资金,将太空项目重心转移到登陆火星之类更具雄心的任务,既彰显美国不会衰落的形象,又能引领更多尖端技术发展。实事求是地说,作为一项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的工程,人类航天,不光为了钱,不光为了开拓天疆的梦想,同样为了地球上的地位。在人类这个抽象概念笼罩下,其实是有国度区别的人,以及伴随着他们的荣耀和权柄。

  可以预计,这次发射失败会让原本对太空运输商业化有微词的政客和媒体叨唠两句,却不会停止美国政府支持将部分太空产业商业化的步伐。相反,暴露出的问题可能进一步促使美国加大在其他太空开发领域的投入。美国传统基金会等智库一直在呼吁,为公共航天事业注入活力,以应对俄罗斯和中国的挑战,增加对商业公司的依赖是措施之一。

  这次事故很可能加剧美国军方对运载火箭技术的担忧。轨道科学公司的“安塔瑞斯”火箭,发动机为俄罗斯制造,垄断与美国国家安全有关发射业务的联盟发射公司使用“宇宙神V型”火箭,发动机还是俄罗斯制造。乌克兰风波后,俄罗斯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金声称,将再不允许美国使用俄制RD180火箭发动机发射军用卫星,2020年后不再允许美国使用国际空间站。美国空军航天司令部司令威廉·谢尔曼将军在6月的太空研讨会上忧心忡忡地表示:美国十分脆弱,因为美国有多项关键能力都要依赖少数技术复杂的大型卫星,一旦敌国采取行动,美国得有应对之策。

  美国尚且危机感十足,却还有网友一边为别家失事飞船点蜡烛,一边嘲笑自家“天宫”浪费钱。这是实打实的关于未来的竞争,唯有投入和发展,正如谢尔曼所说:“强大的国内工业基础能力是确保获得太空使用权的关键。”见A19版

TAG标签: 威廉谢尔曼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