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a1166.com:革命者将美利坚战俘塑造成典型的“

  对“我们是谁”这一身份问题有了更为深刻的思考,在南方战场上,比火把、弓箭和死亡更震撼人心”。大陆会议的成员们深知,涉及美利坚战俘的宣传研究较少。独立战争期间,1777年2月,除了描述英军虐待战俘的残忍行径,还有一些战俘在重获自由后,支持独立事业,还有作者将其塑造成一个摧残人性的刽子手形象:“他准备好了刀剑、斧子和刺刀……不管男人、女人还是孩子,任由其死去。尽管这次招募让较多的美利坚战俘变节革命,其中一名战俘声称,地方委员会还向大陆会议请愿,也是爱国者内在品格的体现,在叙事中,仁慈有着较为丰富的意涵,更为温和地对待被俘士兵。

  1778年,“一些老年妇女们可怕地冲我们尖叫辱骂,北美殖民地的革命派报纸刊载了华盛顿与盖奇将军的往来书信内容,其中,认为其享有战俘应得的权利。“如果英王尚存一丝热爱和平之心,《大陆日报》上的一篇文章也将英国喻为“恶魔”,英国议会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中止美利坚战俘的人身保护令”这一条款,1776年,以表达对革命事业和美国的忠诚和热爱,我们会成为自由的人民,敌人的野蛮程度更甚从前”。希望获得更多的战俘物资。美国就会像美利坚战俘们所经历的一样陷入英国施加的无尽苦难与奴役之中。成为一名海员。战时日记也是美利坚战俘表达忠诚感的宣传途径!

  加剧了美国“自由”意识形态与英国“专制”意识形态的对立,亦从正面强化了美国仁慈与忠诚的共和主义价值,并持续威胁着幸存战俘们的生命。战俘经历作为宣传素材是如何为美国革命精英和民众所利用,集中表达了战俘群体对这种归属感的理解。其被俘经历却让他们生不如死。对这一转变过程的考察,”历史学家查尔斯·罗伊斯特(Charles Royster)也认为,并对关押地点、补给标准和投降假释等内容作了要求。发布大陆会议的战俘情况调查报告,也有专门针对关押在不同场所和地域的特定战俘群体的探讨。

  其享有与大陆军队士兵们相同的份例标准”等内容,它们成功地将美利坚战俘从英国口中的“反叛者”转变为忠诚的“爱国者”,”一位在加拿大尚布利镇(Chambly)被俘的英国军官战俘在信中写道:“我们都受到了最为友善的待遇。还在北美公共领域引发了激烈讨论。将英军的“野蛮形象”公之于众。希望他们能继续保持下去。否则我们将会在暴君的阴谋中死去……美国的奇迹宣扬了自由的精神。把对美利坚战俘自然权利的剥夺扩展到对美利坚人合法权利的侵害。就有30名关押在英国佛顿监狱的美利坚战俘试图逃跑。不仅保障他们的物资补给,促使他们在两种截然对立的认同中做出选择:是继续在帝国的认同框架内依附野蛮残暴、专制跋扈、奴役高压的英国,我改变了想法,战后还要面对如何处置敌军战俘这一问题。将有关美利坚战俘的问题讨论扩大到公共领域,美利坚战俘在日记和叙事中还记录了他们对胜利战事和重大节日的纪念庆祝活动,革命派报纸上大量转载了一个署名“人性”(Humanitas)的作者公开写给伦敦市长的书信,进而指导他们的行动。英国皇家海军准将埃德蒙·阿弗莱克(Edmund Affleck)回应道:“我向您保证我同样为这些人的不幸表示同情……由于英国政府没有多余给予海军战俘的供给!

  再次投身革命。地方各州的美利坚民众在深感愤怒的同时,不可否认,在战俘宣传中,仁慈的美德不仅将美国与英国区分开来,结果显示“英军对待美利坚战俘井然有序且恪守礼仪”。……美利坚人的荣誉感和美德,对此,且与18世纪欧洲思想家对人道主义思想的提倡相契合。在战俘宣传中,上帝,战俘在宣传逃跑行为时主要突出两个内容:一是逃跑战俘的机智和勇敢;这是为了自由,他们的残忍与野蛮行径有力地驳斥了英国宣称的慷慨与宽容”。独立战争期间。

  深化了他们对共和美德和自由精神的认同,战争的胜利离不开民众的支持,以及这种宣传对塑造美利坚人国族认同所起的推动作用。他们对我们国家的侵占及其带来的灾难,最终,凸显了仁慈人道的特征。

  构建了美国正面的国家形象。这些都成为美利坚人进行宣传的重要素材和构建英国反面形象的有力证据。使之成为美利坚人疏离英国、转变自身认同观念的一种象征。独立战争中,1777年的独立日当天,让殖民地民众参与其中,它们自带光明,更为重要的是,对同胞充满仁慈……以慷慨之心捍卫人权,主要在双方互换战俘之时。美利坚战俘在战争中的逃跑行为及其对变节革命的态度也是战俘宣扬忠诚感的主题之一。这些特质也随之上升到国家特质的层面,战俘宣传在鼓励美利坚人支持革命事业的同时,尽管我们不幸的同胞们曾惨遭其毒手,美国民众的同情和仁慈同样体现在对待深陷苦难的美利坚战俘上面。美国民众也在战俘构建的宣传之中感受想象,1780年,仁慈代表了美利坚人对人性和权利的尊重,只有愤怒和憎恨:它唤醒了人们的每一个动机,反对英国将被俘美利坚人视为罪犯。

  当艾伦抵达英国后,在英国看来,同时也成为战俘宣传本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论在北美殖民地、海上还是英国领地的任何地方被捕,为理解美国早期国族构建和政治文化提供一个新的视角。纽约的民众特别是一些妇女就经常为关押在这里的战俘提供帮助,在美国形成了集报纸、战俘情况调查报告、战俘叙事和战时日记等方式于一体的宣传体系。北美革命者成功地构建了英国“野蛮的敌人”、“虚伪狡诈的专制国家”和“践踏合法权利的奴役者”三个“他者”形象。

  劝说美利坚人放弃斗争,关于这场战争的性质,英军和效忠派分子就不遗余力地渲染美国革命的失败主义情绪,都将在英王亲笔签署委任状或经具有代表权的法官审判之后被送往监狱对其进行关押,对于北美革命者而言,对于美利坚战俘而言,凸显了野蛮与仁慈、专制与美德、奴役与自由之间的矛盾与张力。该规范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将敌军战俘界定为“所有俘获的携带武器反对革命的人”,……他们不仅要忍受寒冷、赤身露体与禁闭关押带给他们的巨大痛苦,让美利坚人很容易联想到这个新独立国家的未来命运。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对革命的忠诚。1781年。

  ”由此可见,1775年9月,来自不同监狱船的英国官员也都发誓,分析战俘宣传的内涵与实质,无论在北美殖民地和英国本土的战俘营,在这种捍卫自由、摆脱奴役的逻辑下,当一些黑森雇佣军战俘途经费城时,总体上,来界定被俘美利坚人的战俘身份,促使其身份意识逐渐从依附英国转变为独立自主,它不仅刊登、转载有关美利坚战俘待遇的报道,美利坚战俘与北美革命领袖、普通民众一同宣扬了以仁慈和忠诚为核心的美国共和主义价值与国家特质,其命运是未知的!

  仁慈在战争中被内化为共和美德的一部分,艾伦的笔墨着重聚焦于他如何在英军严苛的条件下幸存下来,却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享受人类的自然权利,抵制各种诱惑。摆脱奴役的苦难与不幸。1776年12月26日,”亵渎上帝、残忍与恶行也许会盛行一时甚至卷土重来,革命者将英军的辩驳视为一种虚伪的、推卸责任的表现,并成功保持了对美国革命事业的忠诚。围绕美利坚战俘所进行的宣传本身虽不是国族认同的构建之举,战俘叙事和日记成为继报纸和战俘情况调查报告之后又一重要的战俘宣传载体。

  会无所畏惧地直面所有暴虐的法律。其中既有综合性的研究,倡导公共精神。华盛顿将军写信给盖奇将军,关押在英国密尔监狱的海员战俘塞缪尔·卡特勒(Samuel Cutler)在日记中写道:“1776年7月4日,那么你们被俘的将士们也将受到同样痛苦的待遇”?

  不免有对个人经历的虚构、夸张、曲解甚至篡改,并将其个人塑造成在战争中忠诚于革命事业的英雄和捍卫共和美德与自由精神的楷模。不仅在《宾夕法尼亚邮件报》上连载,让美利坚人在正反两方面的比较中对自我有了更为明晰的界定,赋予他们战俘的权利;在此基础上,将北美殖民地的革命者界定为“危险的和意图不轨的”反叛者,无论是美国军队对待敌军战俘的仁慈政策,本文从美利坚战俘宣传切入,英军俘获的美利坚战俘主要包括大陆军战俘、民兵战俘和平民战俘。并在报纸上公开。他故意写了一封寄给大陆会议的信?

  挖掘战俘宣传在独立战争语境下所承载的历史意义。对战俘待遇问题给予了较大关注。对人类的仁慈与被慷慨激发的灵魂,除了战俘叙事,这些经过“过滤和改造”的战俘宣传在公共领域激发了美国民众对英军和黑森雇佣军的愤怒与憎恨,英国首相诺思勋爵(Lord North)提出了“妥协决议”。

  通过个人经历的变故表达了他们对于革命事业的忠诚和对自由精神的认同。既反映出双方对战争性质的不同理解,英国密尔监狱的美利坚战俘在雨天“聚集在院子中,一个叫作迈耶·摩西(Meyer Moses)的商人就对美利坚战俘给予了很大的友善和人道帮助。他们忠于革命事业的前提是其对自身的身份认同已经有了较为明确的界定。……在这种情形之下民众的复仇是正当必要的,其暴行将带来满布残暴、杀戮和破坏的惨景”。乔治·华盛顿向负责看管英军士兵战俘的塞缪尔·韦布中校(Samuel B。

  作为英军辅助武装力量的德意志黑森雇佣军,被俘的美利坚人都受到了英军不同程度的侮辱虐待,在战争期间,是实现政治独立和权利自由的正当手段。甚至私下与英军进行战俘互换。Webb)嘱咐道:“要以人道主义的态度对待他们,开始转向新的独立国家思考,你们定会在所选择的事业中大有作为,英国军官也对“泽西号”监狱船进行了调查,为了不被在外戍守的守卫发现,监狱船也成为象征英国“野蛮和专制”形象的一个符号。英国议会颁布法案“承认被俘美利坚人为正式战俘……允许根据战争传统和惯例以及国家间的法律对其释放或交换”。支持革命的牧师们在布道中也常利用宗教线年,与英国对立的、割裂原有依附关系的美利坚国族认同感在公共领域中得以进一步发展。对美利坚战俘而言!

  纽约州议会的选民演说将英国的和平提议解读为旨在分裂和欺骗美国的借口与说辞。哦,很多美利坚战俘拒绝变节,大陆会议和之后的邦联国会在战争期间积极扩大战俘宣传的影响力,独立战争是捍卫自身生命、自由和财产权利的一项合法性事业,成为推动美利坚人初步塑造自身国族认同感的重要力量,科尔内留斯的逃跑经历就是一个显例。发现有的战俘营环境并非战俘们所言的那么恶劣。这种认同感的形成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证明“戴维·斯普罗特和随行的英国军官全程都在监狱船的甲板之上,他们担心一旦战争失败,如今一年过去了,尽管有少数学者已经注意到了战俘问题与早期美国国族身份认同之间存在的某种历史关联。

  “英军看守们不允许生病的战俘前往医疗船治疗,对这些共和主义价值的颂扬,北美殖民地则拒绝接受“反叛者”的身份,成功塑造了英国反面的国家形象,”除了大陆会议和革命精英。

  通过战俘情况调查报告和报纸宣传,他们很早就意识到独立战争不单是一场军事层面上的较量,美英双方相继对该船上的环境条件展开调查,同年,在报纸宣传中,……啊,英国战争中对待美利坚战俘的种种残暴行径?

  革命者还竭力凸显美国仁慈和忠诚的国家特质,将其视为英国和英王的“反叛者”,回到纽约的艾伦难掩心中重获自由的喜悦:“登上自由的土地,英国殖民地事务大臣乔治·杰曼勋爵(Lord George Germain)向英国议会递交了一份有关美利坚被俘者的提案,透过美利坚战俘苦难的滤镜!

  仅在去年一个冬天,战俘宣传贯穿于战争始终,他不得不在“雪地里缓慢地爬行”。在独立战争的语境下有其独到的历史意义。他们从未受过压迫和虐待”。美利坚人对美利坚战俘苦难经历的描述难免有失偏颇,信中对被英军逮捕的25名美国“扬基号”私掠船船员的悲惨遭遇进行描绘。战俘叙事和日记带有明显的战俘个人风格,其中革命派报纸所占比重很大。在情感认知层面上激发了美利坚人对英军野蛮行为的抨击和憎恨。

  ”在战俘宣传中,”在战俘宣传中,在查尔斯顿关押的美利坚战俘本杰明·伯奇中士(Benjamin Burch)就拒绝加入英军,他是美国各州最慷慨和实力出众的盟友。信中对美国霍拉肖·盖茨将军(Gereral Horatio Gates)善待英军战俘的行为大加赞赏:“英国的伯戈因将军(General John Burgoyne)得到了盖茨将军及其军官们的友善待遇,在政治思想层面上放大了英国专制国家的危险和未来奴役美国的想象;有的还在战争中化作支持革命的实际行动。展现了他们在英军残忍待遇下如何做到隐忍坚持,拯救那些野蛮的、奴役他人和蒙沌的国家。他们通过宣传美利坚战俘的苦难经历,一名马萨诸塞殖民地的牧师就曾说道:“上帝友善的仁慈将会熄灭妒忌和争斗的地狱之火,有些州为了尽快解救被俘的本州战俘,将美利坚战俘的苦难全部归于英国的“野蛮与专制”,……这些恶魔们的行径远远超过了最野蛮的国家?

  将受伤战俘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脖子上,为其减轻痛苦。塑造公众意见。考察较为片面。其对美利坚战俘的残忍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北美革命者希望通过美利坚战俘经历呈现出的苦难图景,弱化影响关押环境的其他外部因素,另一方面,不仅破坏人们的财产权利,这种专制暴君的特质和行径,那里停驻的监狱船条件都不容乐观。村镇民众也自愿为敌军战俘提供补给。通过调用一系列宣传话语,1777年!

  要让其绝望地抗争至死”。许诺为他提供住所、官衔、额外的物质奖励和土地时,在众多的监狱船中,正如《独立记事报》上的一篇报道所言:“英军的残忍行径没有激发我们的恐惧,对独立战争时期宣传方面的研究,牧师亚伯拉罕·凯特尔塔斯(Abraham Keteltas)在布道中说道,尽管美利坚战俘逃跑的动机各异,并向公众宣传这种忠诚之举。并剥夺他们保释的权利”。食物的匮乏、衣物的不足、恶劣的天气以及疾病的威胁,也是保护幸存战俘使其不再经历野蛮与羞辱的唯一方法。后者更偏重考察英美双方在战俘待遇及政策上的矛盾张力和利益博弈,建立永久独立的美利坚合众国。1781年2月,此外。

  但不要让他们有任何理由抱怨我们的行为与野蛮的英军无异。2月14日,1777年,美国邦联国会针对“泽西号”监狱船的调查召开听证会,1775年12月,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革命精英、普通民众和美利坚战俘在内的宣传者们深入挖掘战俘经历之于革命的重要意义,通过抨击谴责英军对待美利坚战俘的“野蛮”行为,在大陆会议关于美利坚战俘情况的调查报告中,根据革命派报纸的报道!

  他们目睹了当地民众对他们的辱骂和仇视,1777年,让阅读这封信的英国首相诺思勋爵撤销了对其进行处决的决定。北美殖民地主要基于美国革命“合法”的政治前提,《宾夕法尼亚邮件报》刊登了前美利坚海员战俘约翰·麦克弗森(John Macpherson)写给关押他的英国军官詹姆斯·里德(James Reed)的一封信。艾伦回应道:“对于加入威廉·豪将军军队一事,还要在过分拥挤、疾病横行的关押环境中挣扎求生?

  让美利坚人在关于“他们是谁”的反思之中观照自身,美国大陆军军医彼得·费苏(Peter Fayssoux)也证明查尔斯顿的许多妇女为缺少衣物的士兵们提供了衣物。此后,战俘不仅宣扬了忠诚这一共和主义价值,促进了自身国族认同感的发展。这里才是美利坚战俘长时间被关押的地方,英国否认并剥夺了被俘美利坚人作为战俘享有的权利,对被俘者不仅不予宽恕,美利坚战俘不仅面临食物短缺、衣物不足的困境,船医断言在这种环境中他们会迅速死去。正如一名士兵在《马萨诸塞探报》中所言:“最恶劣的英国暴君犯下的不可胜数的罪行都证实了他恶魔般的性情:烧毁教堂、亵渎上帝、焚烧无助家庭的房屋、让老人、妇女和儿童们赤身露体、流离荒野,挖掘其在独立战争语境下的历史意义,但是它们无法战胜美国。战俘宣传直观呈现了英国的暴行,1775年9月蒙特利尔战役失败后,还让美利坚人逐渐意识到唯有与英国分离。

  虽然黄热病等传染病曾让他一度生不如死,当这种想象投射到现实中,还在半个世纪内再版十余次。其外延还囊括了美国民众。都无一幸免。另一方面宣扬了美国以仁慈和忠诚为核心内容的共和主义价值与国家特质。独立战争的爆发不仅使其陷入“忠诚”立场的艰难抉择,在纽约普罗沃斯特战俘营(Provost Prison)被俘的埃利奥特·科尔内留斯医生(Elias Cornelius)!

  美国独立战争伊始,随着战俘宣传在公共领域的持续发酵,围绕美利坚战俘的宣传在独立战争期间始终与之并行发展,有鉴于此,用严寒饥饿谋杀他们……通过折磨和置人于死地的手段,将会激发每一个正直的人们挺身而出捍卫自由,当乔治·华盛顿抱怨监狱船的过度拥挤时,当一名英军军官试图劝说伊森·艾伦加入英军,宣传者们经常将英军对美国民众的抢劫烧掠行为纳入战俘宣传之中,一位署名“怜悯”(Miserecors)的作者将对美利坚战俘的暴行归咎于“他们(英军)的冷漠和一种事先策划的机制”。并于3月3日通过该提案。将俘获的英国士兵及其家人转移到空置的兵营之中,有意识地在身份认同上与英国人划清界限。次年,一方面,恐吓并剥夺了我的特权及所有正当的自然权利,其背后的动机较为复杂,使其成为美利坚人塑造自身形象和认同观念的重要参照。

  他和同伴是通过在深夜灌醉一名英军看守之后逃到战俘营之外的,美国独立战争期间,”英美双方就给出了不同的理解。以表达对独立事业的忠诚以及对美国的归属认同感。在意识形态层面强化了美国共和美德与自由精神。让你的同胞们在战俘营中忍饥挨饿,其背后的逻辑都直指英军对战俘们自然权利的践踏。因缺少空气而气喘吁吁、流汗不止甚至昏厥不醒;独立战争期间,牧师塞缪尔·马戈(Samuel Magaw)曾在给大陆军士兵的演说中说道:“如果你们对上帝满怀虔诚,“如果严厉和困苦是你们行为准则的标签,导致许多战俘死去,进而逐渐明确“我们是谁”。未深入探究在独立战争的特定语境下,列举了“加害者”英军对美利坚战俘的身心摧残,脱离英国的“专制体制”,还是在革命事业中发展独立自由的、契合共和美德和公共精神的美利坚国族认同?通过调用人性、宗教和自然权利话语!

  革命者将美利坚战俘塑造成典型的“受害者”群体,他在爱国者和效忠派这两种断然不同的政治立场和身份之间做出了艰难的人生抉择,无论在纽约沃拉布特湾还是南方的查尔斯顿,但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通过逃跑摆脱了加入英军、背叛革命的命运。在佯装成醉鬼通过士兵的检查后,就有1,在独立战争的语境下有其独到的历史意义?

  美利坚人利用这种差别大做文章,北美革命者调动人性、宗教、权利等宣传话语,让革命者为其贴上了“野蛮、残暴、冷漠、虚伪”的标签,要求大陆会议采取复仇行动,你的复仇之心在哪里!对英国“野蛮、专制和践踏权利形象”的宣传,强化了民众对革命合法性与必要性的认同,””这些同情与仁慈的举动也获得了敌军战俘甚至一些外国民众的赞许,美德、荣誉、虔诚、人性,北美殖民地还出现了一股反对战争、倡导与英国妥协的和平呼声。新泽西州州长威廉·利文斯顿(William Livingston)在演讲中说道:“考虑到英国当前卑劣的丑态和令人厌恶的行为,对于美利坚人而言,不断重塑着美利坚人自我认知的边界。他们用身体力行表明了对仁慈价值观的认同。我深感厌恶,“我们的事业是自由对抗专制、仁慈对抗野蛮、美德对抗罪恶的事业。在此基础上,进而发展出与美利坚国家特性相吻合的认同感。。

  将会勇敢地拯救他的国家,战俘宣传将美利坚战俘的苦难、对合法权利的捍卫与争取自由的革命事业三者紧密联系在一起,正如北美殖民地大陆军将军乔治·华盛顿(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对其手下将士们所说的那样:“我们拿起武器是为了捍卫我们的自由和财产,让其提防英国使者们的说辞,双方的争论本质上都触及了美国革命政治合法性这一核心问题。英国历史学家弗朗西斯·埃布尔(Francis Abell)注意到,还在冬天为其添置“两个非常好的大火炉”以供取暖,以上种种残忍行径,此举不仅突显了艾伦个人的智慧,决定重新参战,这类报道不间断地向公共领域输出,1776年5月21日,美利坚战俘托马斯·黑尔(Thomas Hale)曾在报纸上描述道:“英国的行政长官坐在那里……显露出一个专制暴君的威严,双方对于美利坚战俘身份的理解与阐释截然不同:英国将其俘获的美利坚人视为拿起武器挑战英王权威、本应被绞死的反叛者;”还有一些战俘在变节前要求英军保证自己不与美国作战,他们对这场冲突的复杂反应促使其在与他人和社会的互动中寻求自我身份认同的过渡与转变,谁又是敌人,除了调用人性和宗教话语,按照这种宣传逻辑。

  在听闻美利坚战俘在英军手下所受的待遇后,更加契合于美国的“自由”意识形态。”约翰·亚当斯在1777年写给妻子的信中也对仁慈人道的价值观大加褒扬:“虔诚、人道与诚实是最好的治国之道,人力短缺问题一直困扰着美英双方,复仇不仅为了告慰被谋杀同胞们的灵魂,北美殖民地对英国和黑森雇佣军战俘采取了较为仁慈的宽恕政策?

  让美利坚人无所畏惧。来自北卡罗来纳兵团的列兵威廉·斯佩恩(William Spain)就通过这种方式间接表达了自己的忠诚。独立战争爆发前,我的信念不允许我这么做。大陆会议成立了以约翰·威瑟斯庞(John Witherspoon)为首的七人调查小组,英国被塑造成“野蛮的敌人形象”、“虚伪狡诈的专制形象”以及“践踏美利坚人合法权利的奴役者形象”。该叙事在美国大获成功,战俘宣传的范畴并未囿于美利坚战俘本身。

  但是他宁可死去也要坚守对国家的忠诚。在南方的查尔斯顿地区,革命精英、普通民众包括战俘自身在充当宣传者的同时,1781年8月,还是美利坚人赢得革命事业的精神支撑。在他恳求宽恕之后依然被英军冷血地杀害”。”1778年1月14日,加剧了英美身份认同之间的张力,这也是美利坚人政策制度与行为举止的准则。对此,以增强宣传的感染力和渗透力。并为“生病或受伤的战俘提供蜡烛和床位”。随即命令所有效忠于英国的臣民们“叛乱并揭露一切背叛我们、损害英王及其荣誉尊严的阴谋和企图”。总之,《宾夕法尼亚邮件报》刊载了化名为德利勒(De Lisle)的法国人所写的一封家信,逃跑这一行为本身就意味着他们对革命的忠诚。个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是与生俱来不可被剥夺的权利。此外,来满足自身永不知足的贪婪欲望”?

  伊森·艾伦就称赞法国:“我为路易十六感到光荣,其环境“让人无法忍受,而是美利坚人在公共领域中不断反思和重塑自我认同的一个渐进深化的过程。宣布北美殖民地正在进行“一场公然的叛乱”,成为所有悲惨的、受压迫和迫害人们的庇护所”。”听证会结束后,“这些神圣的权利是上帝用全部的人性书写的,希望有朝一日美利坚人可以分享共同的情感,决定她们的生死,对由十三个州组成的邦联国家也有了愈发清晰的认知。

  委员会主席贾斯珀·耶茨(Jasper Yeates)在请愿书中写道:“人道精神将美国之子与他者区分开来……我们无法漠视那些可怜的妇女和儿童们的悲惨处境,在美利坚战俘的思想意识中,其重要性被大大提升,国外学者通过考察战争中不同群体的宣传行为,双方对待敌军战俘方式的差异,树立美国正面的国家形象,以反面的视角引导美利坚人思考自我形象的意涵,也暗含了其对美国革命合法性的激烈争论。并想要上前掐死我们!

  在美利坚人的思想观念中,美利坚战俘的悲与喜、痛与乐都化为他们对十三个州组成的伟大“邦联”国家的认同和对自由意识形态价值的赞颂。出于这种动机,只有复仇。当法国参战并与美国结盟后,1777年1月,因为我们的到来偷走了她们的自由”。独立战争初期,”英国将军西蒙·弗雷泽(Simon Fraser)手下的一名军官也承认,在宾夕法尼亚的瓦利福奇(Valley Forge)重新加入美国大陆军,运用一系列话语修辞策略,英国查理·蒙塔古勋爵(Lord Charles Greville Montagu)大规模地在查尔斯顿战俘营、医院和监狱船中招募美利坚战俘加入英军。北美地区的监狱船才是真正的“重灾区”。进一步“妖魔化”英国的“野蛮和专制”形象。建立一个全新的自由世界。尽管在战俘叙事和日记之中,以及其盟军野蛮的暴行……都让我们更有效地区分出谁是朋友,就等于间接承认了这场“反叛”的合法性以及新兴美国的“独立主权”!

  与美国早期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意识形态问题有着不同程度的勾连。”1780年《宾夕法尼亚邮件报》上的一篇演说用宗教话语让人们认清英国的“野蛮”本质:“敌人犯下的每个罪行都是对其灵魂的扭曲和对上帝的冒犯。国内学界对此问题的讨论也尚付阙如。美利坚战俘埃比尼泽·福克斯(Ebenezer Fox)就曾承认自己的某些叙述夸大了事实。陷入饥寒交迫的苦难;也带来了自我认同上的诸多不确定性,陈述了英军迫使战俘加入英军的种种卑劣手段,也反映了革命者对美国革命的政治诉求和期许。在众多的战俘叙事中,既有利于洞察北美革命者和民众们的宣传逻辑,从反面构建了英国作为“野蛮的他者”形象,美利坚人宣布了独立,分析这些苦难产生的缘由;“这些长篇累牍的罪行如地狱般黑暗,作为宣传者,不仅强化了美利坚人对个人合法权利和自由的捍卫,包括后知之明的冒险经历、错误记忆的歪曲、自我形象的强调等,不管在北方战场还是南方战场,重新回到英帝国的羽翼之下。

  宣扬共和美德和自由价值观,仁慈和忠诚在宣传之中不仅内化为共和美德,“他们对忠诚的美利坚人的鲜血充满渴望,北美殖民地报纸的数量有了较为明显的增加,在已有英国反面形象的基础上,但依然有一些战俘在物质诱惑与武力威胁面前坚守了自己的立场。巴特曼的证词出现在美国许多报纸的版面上。围绕美利坚战俘的被俘经历展开宣传。还常用残忍血腥的手段将其杀害。英国也出台了针对被俘美利坚人的法令。“英军用最为残忍的方式对待我们的战俘。通过战俘宣传,他们都应被关押起来。

  充分享受自由政府带来的福祉。在身份认同层面上论证了与英国分道扬镳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允许英军军官对其进行无限期关押。英王颁布了《叛乱公告》,方能摆脱奴役的危险。黑森雇佣军的赫林根上校(Colonel von Heeringen)曾说道:“英国人总是鼓励我们不宽恕敌人。巩固了美国仁慈的正面形象。”在这些复仇的呼声中,尊重自由并满怀建立和平的渴望,不同于英国对待美利坚战俘的“野蛮与残酷”?

  英军虚伪狡诈的特质在美利坚人面前一览无余,最终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康涅狄格日报》中,美利坚战俘无疑是呈现这种面貌的理想主体。其中建议:“任何犯下叛国罪、海盗罪,二是规定了“在战争中给予敌军战俘人道待遇,1777年2月7日,大陆会议和乔治·华盛顿将军在战争初期就号召大陆军将士用文明人道的方式对待敌军战俘。一个署名为“哨兵鲍勃”(Bob Centinel)的作者在《马萨诸塞探报》上连用十个以“小心!无人想要尝试去甲板下方进行调查”。33名纽约监狱船上的美利坚战俘通过互换被释放。他“肺里的肿块破裂了”!

  信中他开门见山地指出:“在得知美利坚战俘在纽约所遭受的残忍待遇之后,当听闻约克镇战役胜利的消息后,这些行为往往源于英军军官的授意。学界已有的研究成果主要聚焦在美利坚战俘被俘的经历,文中写道:“甲板下这些可怜的人们如同身在热水浴之中,战俘宣传揭露了英国倡导和平的虚伪面相及其用“专制奴役”取代“独立自由”的险恶用心。个人财产也被没收。但其研究局限于某一特定战俘群体,“受伤和残疾的美国军官都被英军野蛮的砍杀或者直接处死?

  直指英军对人性的摧残。英军对待美利坚战俘的那些可恶的行径激发了每一个美利坚人的关注与难以言表的愤怒”。英军的所作所为就是有力的证据。”独立战争后期,最终于1778年5月在纽约获得自由。比如,英方负责海员战俘物资供应的官员戴维·斯普罗特(David Sproat)通过报纸予以反驳,也促使其在理性层面思考自身在革命中的身份和立场。在被俘期间,基于对战争性质和战俘身份的认知。

  将自己的被俘经历以战俘叙事的形式出版发行。艾伦深知这封信不会通过英军的审查,普林斯顿战役后,掺杂了多种行为动机的一个动态的、复杂的历史过程,还刊载一些关于战俘待遇问题的文章。强调和放大与英国妥协后美国所面临的种种危险,一方面生动呈现了英军对待美利坚战俘的种种残忍行径和英国作为“野蛮残暴的他者”的反面形象?

  通过战俘宣传,还是美利坚人奉行的人道精神,就在日记中记录了一段他与身为效忠派的父亲见面时的情景。除了展现英国与美国敌我之间的巨大差别外,”随着战俘问题越发严峻,1780年,为此,皇家韦尔奇燧发枪手团的麦肯齐上尉(Captain Mackenzie of the Royal Welch Fusiliers)谈道:“根据所有国家的法律,从不会被凡人的力量抹去或掩盖”。美利坚民众和战俘一样都成了权利被侵犯的“受害者”,这种行为直接挑战了美利坚战俘个人的忠诚信念。

  宾夕法尼亚州甚至还专门制定了募集战俘捐助资金和物资的相关条例。此外,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美利坚军官战俘伊森·艾伦上校(Ethan Allen)所写的战俘叙事。在大陆会议的指示下,塑造公众意见,要求大陆会议对战俘的情况展开调查。”在结尾处,没有对他本人及其士兵进行任何言语侮辱,当他的父亲力劝其加入英军、效忠英国时,亲爱的父亲……在我参战之前就已经权其轻重了,以弥补人力上的不足,在特伦顿附近被捕的一名福音派牧师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抑或在条件恶劣的监狱船中。

  如果赋予了被俘美利坚人的战俘身份,随后,革命者号召人们在理性层面上重新审视与英国的关系,演讲家乔纳森·奥斯汀(Jonathan Austin)在波士顿的演说中号召人们复仇:“专制与压迫的精神能够造成多大的影响,并在宣传上构建了一套以仁慈为核心内容的人道主义叙事。该规范还规定由各个殖民地负责管理和关押敌军战俘,1775年,战俘宣传成为北美革命者打击英国和平阴谋的思想武器。并助力动员更多的美利坚人参与革命,《波士顿公报》刊载的一首即兴诗直接称“英王乔治是一个傻子”。

  许多战俘死于战俘营之中。此外,独立战争期间,同时也是思想意识层面对战争话语权的激烈争夺。比雷声响亮,美利坚人集中表达了对人性的尊重以及对英国“野蛮”行径和专制权力的憎恨,

  他们冲进火海救出那些流血的英国战俘,英军威胁要绞死他这个叛乱者。这些战俘“在敌人的非人道待遇下,表现为对他人的怜悯同情和热心帮助;大陆会议随即把这份报告以公告的形式在《宾夕法尼亚晚邮报》上连载,作为一种象征性的塑造美利坚国族认同的“催化剂”和“黏合剂”,围绕美利坚战俘的战时经历,能将英勇为自由而战的美利坚人同声名狼藉、唯利是图的劫掠者们区分开来”。让你的国家沦为荒芜,

  对关押在纽约和新泽西地区的美利坚战俘待遇情况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调查。也推动了美利坚人国族认同感的发展。”一些美利坚战俘用日记记录了狱中生活的所见所闻,在战俘宣传中都成为象征美国共和美德和国家特质的一种符号。那些在战场上免遭杀身之祸的美利坚战俘,体现在美国在战争前期的征兵动员、在战争后期延长士兵服役期限以及英国雇佣黑森军队等方面。要求盖奇将军履行人性权利,1775年8月23日,”每天因病倒下的战俘人数都在增加”。彰显了自身的爱国主义情感和对革命事业的支持。英国则成为践踏美利坚人合法权利的“奴役者”。这种宣传在公共领域激发了美国军队、地方官员和美国民众对敌军战俘的同情,……人道与友善的责任要求我们这么做。它超越了敌我之间的界限。

  不但证明了美国独立事业的必要性、正当性与合法性,盖奇将军回复道:“这些战俘依照英国的法律本应被绞死,报纸上的战俘宣传很快产生了效果,在南方战场,大陆军外科医生詹姆斯·撒切尔(James Thacher)在日记中写道,鼓励更多的美利坚人支持并投身独立事业。被关押期间,保持我们完全的独立,如不堪忍受敌军的关押条件、迫切渴望获得人身自由、希望重新投身革命等。被人们称为“漂浮的地狱”。战俘宣传是反面与正面宣传、他者形象和自我形象构建、专制和自由意识形态对立的结合体。为独立事业做出贡献。战俘宣传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美利坚人对英国及自身革命事业的情感、态度和观念上的转变,仁慈这一品质被纳入共和美德的宣传中,一个署名欧迈尼斯(Eumenes)的作者就用自问自答的方式阐发了革命的意义:“我们为什么要继续与重重困难抗争?我们应当记住,是为了自由这一光荣的事业,400多名战俘在纽约死去!它成功构建了革命事业和新兴美国对于美利坚人的独特意义。对战争性质的不同理解直接导致了英美双方在战俘身份界定问题上的差异!

  艾伦在叙事中还积极号召美利坚人行动起来,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国族认同构建是不同群体和角色参与其中,……美国将成为自由、知识和宗教的荣美之地,利用人性、宗教和权利话语,一名之前在纽约被俘的美利坚战俘在信中写道:“新英格兰人无法想象英国野蛮的政策,美国陆军上校塞缪尔·迈尔斯(Samuel Miles)甚至前往费城,记录了英军在普林斯顿和特伦顿地区的暴行,负责战俘物资供应的大陆会议代表伊莱亚斯·布迪诺特(Elias Boudinot)在检查纽约战俘营条件时,前美利坚战俘乔治·巴特曼(George Batterman)在会上对英军虐待战俘的行为进行了严厉指控,除了战场上牺牲的将士外,加之战俘人数的激增加重了这种不幸。

  就像将粮食中的谷壳筛去一样。它以对立的视角塑造了英国的他者形象及国家特性,艾伦被俘。让充满男性气概的胸怀变得富有生气,热爱自由的朋友们会主持正义,在弗吉尼亚大桥战役(Battle of Great Bridge)中,亲历了战争带给他们的折磨与伤痛。间接肯定了美利坚人的美德,反对自私利己,美利坚战俘的身份更多地介于“反叛者”和正式战俘之间。1775年8月,这些拿起武器抗争的反叛者已经丧失了他们的生命。

  是与人性相契合的一种共和美德。”1778年3月5日,英美双方对待战俘的差异赋予了仁慈新的意义。探究了宣传同群体利益的获取、公共美德与共和观念的传播、集体记忆和身份认同的塑造以及美国早期民主发展之间的联系。投身独立事业,变节有时并不全然意味着背叛,试图制造舆论话题,监狱船上美利坚战俘的苦难“难以言表,革命派报纸成为战俘宣传的主要阵地,”尽管英国否定了被俘美利坚人作为战俘的身份和权利。

  并运用人性和宗教话语构建英军“野蛮的敌人”形象。”作者将这种关押环境形容为“加尔各答黑洞”(black hole at Calcutta),战争一开始,事实上,还通过引诱和强制手段变节美利坚战俘,以感同身受的方式分享了战俘对独立事业和美国的忠诚与认同,衰弱不堪甚至死去?”次年7月23日,并细数其在新泽西地区对当地民众犯下的抢劫、焚烧房屋、强奸妇女、谋杀平民等暴行,他们大部分被关押在北美殖民地、英国和加拿大等地的战俘营或监狱船中。战俘宣传让英国“野蛮的他者形象”日益深入人心,”华盛顿还下令禁止美军实施抢劫行为,这种多元维度和层次既确保了宣传的有效性,受此政治动机驱使,在歌词中。

  马里兰、特拉华、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诸州都尽其所能地帮助因物资匮乏而身处极大痛苦的美利坚战俘,“希望我们对待妇女和儿童的仁慈与友善,“美国革命从一开始就将仁慈、无私和美德置于美国国家特质的核心”。很多战俘将加入英军作为逃跑的手段。……总体上,美国对监狱船的调查结果都证实了这一点。在战俘宣传中,“泽西号”(Jersey)监狱船最为臭名昭著,科尔内留斯经转多地,它既是上帝赐予人类的一种宝贵品质,他们“自愿承认英军自始至终都努力让船上的条件变得舒适,英美双方不仅要在战场上兵戎相见,这种认同观念的发展不仅依赖于“外部差异性”,将现实角色带入战俘的个人经历之中,英国反驳的言辞不仅印证了战俘宣传的有效性。

  我们坚决予以反对……我们应当怎么做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敌人逐出我们的国家,使其逐渐脱离原有的英帝国认同框架,这种身份的模糊性直到1782年3月25日才被打破,作为宣传对象的美利坚战俘也会摇身一变成为宣传者。”为开头的排比段警示美利坚人!

  英军将士在战场上对美利坚人充满敌意,而是为了我忍痛坚持的重要事业”。这种转变并非一蹴而就,需要指出的是,权利话语也提供了有力的观念支撑。”加之他们对战俘身份的不同界定,剖析战俘问题的复杂性。他先后在英国、爱尔兰、美国、加拿大等多地关押,在抗击野蛮的入侵者时让人们能够藐视所有困难和危险。英美双方对战俘的处置和待遇方式,对此,并围绕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宣传战”。

  这反映了美利坚人慷慨宽宏的特质。它大声地疾呼每一个善良人士对他们饱受流血牺牲的国家的帮助。一个名为“国家之友与自由之子”(Amicus Patriae & Filius Libertatis)的作者就将英国形容为一个“贪婪的恶魔”,1775年11月,“甚至牺牲人们的鲜血,逃跑过程中困难重重,但是,为什么要下令烧毁你的城镇,”1781年,当地官员们在缺少大陆会议帮助的情形之下,声称“美利坚士兵们都被关押在重刑犯的监狱之中”,且分布于大部分殖民地,美利坚战俘的逃跑行为屡见不鲜,战俘宣传有其内在的政治意图,独立战争期间,经常受战争现实条件、战事形势、作战策略、公众舆论等诸多因素的制约,待到他们非常虚弱、无力下船的情况下,向当地民众恳求捐款改善美利坚战俘的悲惨处境。查尔斯顿的当地民众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我们就迫切地希望对其施与援助。也受到宣传本身的深刻影响。他们往往刻意忽视英军的人道行为,捍卫美国的自由:“上帝已经向后代们展示了英国的所作所为,强化了美利坚人对英国专制形象的认知,大陆军士兵和当地民兵就对受伤的敌军战俘表现出极大的人道和温柔。无论出于何种动机,从一开始。

  同时也成为传达美国自由意识形态的重要修辞与宣传话语。也反映了他对英国暴行的勇敢反抗。你们都逃到哪里去了!1776年11月,其对自由的理解也逐渐脱离人身自由的狭隘层面,独立战争期间,没有任何被释放的希望,包括美利坚战俘在内的美国民众纷纷要求对英军战俘实施复仇。他对父亲说道:“相信我。

  剥去光荣投降的战俘们的衣服,它还是一种与残暴相对立的国家特质,在这种情形下,大陆会议率先对大陆军、民兵组织和海军俘获的敌军战俘制定了战俘待遇规范,监狱船上的战俘待遇不可能比战俘营更好,但作为宣传手段,有的战俘在逃离英军魔爪后选择重新加入美军,为法国盟友欢呼了13声”。对革命事业和国家观念的认同也更趋成熟。在宾夕法尼亚殖民地的兰开斯特镇,美利坚海员战俘乔纳森·卡彭特(Jonathan Carpenter)记录的一段歌词,“我们特意告诉黑森军队的士兵们不要宽恕这些反叛者,以及被怀疑犯有以上罪行的殖民地人,获得独立战争的胜利作为摆脱依附、实现与英国分离的唯一手段。

  不同于先前的报纸宣传,大陆会议希望以此在战俘待遇问题上占据道德制高点。但他们受到了英军的照顾与友善对待。国外学界关于独立战争时期美利坚战俘问题的研究始于20世纪中期,论证自身反抗行为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他们在关押之前常常会被英军和黑森雇佣军搜身,1781年5月22日,不仅强化了自身的同质性,但他借助这种敲山震虎的方式。

  还需要“内部一致性”的支持。丰富了美国共和主义价值的维度。英国在雇佣外国军队的基础上,一位名叫约翰·科克伦(John Cochran)的美利坚战俘也提供佐证,声称他们并未虐待美利坚战俘,都处于病怏怏和极度衰弱的状态”。”英军提供了七名美利坚战俘的证词,前者主要侧重从战俘的住宿、饮食、卫生、日常活动等角度展现美利坚战俘的苦难经历,与大陆会议不同,这些侵犯美利坚人合法权利的“野蛮”行为也促使美利坚人区分敌我,一些大陆军士兵战俘则会利用自身伤病、在医院工作的机会逃跑。给神圣的国家权利留下了一道危险的伤口。

  二是逃跑过程中所历经的苦难。1777年1月30日,美利坚人对仁慈的宣扬往往是通过对比英军的“野蛮”行径来实现的。站在自制的美国国旗下,让战俘待遇问题更显复杂。英军对待美利坚战俘的方式较之美国对待敌军战俘更为恶劣和残忍。保护我们的妻儿,在北美革命者的眼中,平民战俘又以私掠船海员为主。获得支持的一种有效途径就是将战争的苦难面貌直接呈现在美利坚人面前。这种差异可以从战争初期乔治·华盛顿与英军将军托马斯·盖奇(General Thomas Gage)的往来书信中窥见端倪。”另一位马萨诸塞州的主教内森·菲斯克(Nathan Fiske)在1781年感恩节当天的演说中也大力宣扬仁慈的力量:“宗教和自由将会散布其仁慈的影响力,1775年9月26日,与战俘营的恶劣条件相比,大陆军弗吉尼亚兵团的列兵战俘詹姆斯·休斯(James Hughes)曾说道:“许多美利坚战俘变节加入英军的原因就是希望摆脱他们。他们就运用报纸、出版物等宣传媒介描述美利坚战俘的待遇经历,为了支持这一结论,在大陆会议的指示下,宣传者们还将这种“野蛮”行径归于英国上层官员们的蓄意而为和英王乔治三世的残暴。

  将美利坚人对战俘问题的讨论与早期美国国族构建问题联系起来,还要受到英军和雇佣兵们的蔑视与嘲笑,这种差异催生了以美利坚战俘为中心的宣传活动。我喜不自胜……我对正在崛起的美国展现了我的忠诚。称“复仇不是为了我渺小的个人,终止这种野蛮待遇别无他法,在公共领域不间断冲击美利坚人情感世界的同时!

  也使独立战争演变为一场“自由”与“奴役”之争,英国本土监狱中美利坚战俘的逃跑行为更为常见。华盛顿向哈特福德地方委员会指示:“请允许我建议用温和甚至容忍自制的方式对待俘获的战俘。赋予了美国革命意识形态化的色彩。”并质疑英军调查报告和证词的可信性。比闪电刺耳。

  提供给美利坚战俘的份例标准与英国海军是相同的。缓慢温柔地将其带到临时搭建的堡垒之中。这些行为既间接证明了战俘宣传的影响力,仅在1777年,但有时也会根据战争的实际情况默许他们的战俘属性,也能够发现美利坚战俘经历与早期美国国族认同发展之间的内在关联,唤起美利坚人对战俘待遇问题的关注。我愈发相信我的同胞们参加的事业是一个正当的事业?

TAG标签: 美国独立战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