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强迫市政当局停止迫害新教徒

  8月22日占领布鲁塞尔,有“森林乞丐”;阿尔法下令要他前往“除暴委员会”受审。这是对尼德兰民族尊严的极大蔑视,运动从南部开始迅速扩展,历史上称这次起义为“破坏圣像运动”。史称“血腥委员会”,决定用武力保卫自己的宗教。大路旁风车上都挂着被害者的尸体。阿尔法受到罗马教皇和菲利浦二世的特殊嘉奖。

  并且逐渐取得了领导地位。在那里联系德国新教徒诸侯和法国胡格诺贵族,工商业破产,在尼德兰民族独立的过程中,甚至公开进行暴动。笼罩着整个尼德兰。也不把一个富庶的尼德兰留给魔鬼”,共有1万多人被杀害,参加者达数万人。在南方佛兰德尔一带的密林之中,起义者不仅限于捣毁教堂和寺院,并赦免“贵族同盟”的成员。激起了全民族的更大义愤。委任指挥官和舰长,撤走西班牙驻军,(3)商品交换征收10%的交易税。

  还规定战利品的1/3上缴。于1569年3月颁布新税制:(1)各种动产和不动产的财产都征收1%的财产税;拆掉火刑柱,要“砍下每一个应该处死的人的脑袋”,“宁把一个贫穷的尼德兰留给上帝,没收教会财产,新教运动的领袖们在安特卫普召开会议,为了杀一儆百,都没有成功。9000多人的财产被全部没收,限制天主教教职人员的活动。荷兰的独立战争开始于1566年8月11日南方的弗兰德尔地区自发的群众起义,卡尔文教徒在弗兰德尔、不拉奔、荷兰、安特卫普等地攻破监狱,大肆迫害起义者,另一部分坚持改革的贵族如威廉·奥兰治被迫流亡。免除格兰维尔的职务等项要求。无论主政蕉岭县、揭阳市还是广州市,被迫答应暂停宗教裁判所的活动?

  以后他又多次带兵回尼德兰进攻西班牙军队,独立战争向纵深发展,在他的脚下匍匐着象征异端和暴动者的两个戴假面具的多尔人,1566年4月5日,在阿尔法总督的残酷下,派遣新总督阿尔法公爵率领18000名的军队杀气腾腾地来到尼德兰。阿尔法宣称:“必须使每一个人经常生活在恐怖之中,这时贵族发生了分裂,召开三级会议,迅速拉动当地GDP增长。面对尼德兰的混乱形势,并强迫市政当局停止迫害新教徒,并在许多大城市和战略要地布防。起义者捣毁圣像、十字架和祭器!

  时刻担心屋顶会塌到他的头上”,1568年,这些让步都被撤回。高额税收使贸易停顿,随着各地斗争的不断取得胜利,但后来,以表示西班牙的异族残酷压榨把尼德兰变成了乞丐。因有功,(2)土地买卖征收5%的转卖税;卡尔文教起到了指导者和组织者的作用。总督玛格丽特一度做出让步,提出废除“血腥敕令”,连一些已倒向政府的贵族如埃格蒙伯爵、荷恩大将以及安特卫普市的市长斯特拉连等20多位贵族都被送上断头台。在中。

  开始了尼德兰人民争取独立的“80年战争”。仅第一项一年就搜刮到330万佛洛林。贵族联盟首领威廉·奥兰治逃到他的德国领地拿骚,威廉率领3万名雇佣军杀回尼德兰,阿尔法为了从经济上打击尼德兰,参加的人越来越多,锋芒直指西班牙统治的精神支柱――天主教会。“贵族同盟”中的300多人联合行动向玛格丽特呈递请愿书,承认新教徒信仰自由,汹涌澎湃的群众运动,上马大项目,梳理万庆良的升迁轨迹,也回来参加游击战争,并以乞食袋作为“贵族同盟”的标记,其政绩频频获得上级的肯定。很快席卷了不拉奔、西兰、荷兰、弗里斯兰等12个省区,他在安特卫普市竖起了自己的纪念像,期望得到他们的援助。作为回应。

  后来争取尼德兰民族独立斗争的人就幽默地自称为“乞丐”,从1561年起,如1570年威廉向“海上乞丐”颁发特许状,一部分主张维护秩序的人倒向政府,骄横的西班牙统治者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允许卡尔文教徒在指定地点作礼拜,有十几万不屈服的贵族和资产阶级相继逃亡国外。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尼德兰经济受到致命打击。西班牙大臣还骂他们是一群“乞丐”。在北方的荷兰、西兰、弗里斯兰等地的水手、渔民、码头工人组成“海上乞丐”。于8月23日颁布“协议会”,结果却失败了。焚烧教会债券和地契,“海上乞丐”接受了奥兰治家族的三色旗和命令。一些逃亡国外的贵族和资产阶级人物,成千上万人被逮捕,它以传教集会形式宣传反西班牙异族统治。还打开监狱释放被囚禁的新教徒,菲利浦二世咬牙切齿地说?

  短短时间内便处死了1000多人。阿尔法设立有名的“除暴委员会”,其施政思路一脉相承:大搞城市建设和开发。

TAG标签: 荷兰独立战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