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兆祥:英雄事迹:吹嘘“国防文学”

  这年炎天,由昔时黄埔军校入伍生部党支部书记阳翰笙引见,方之中插手了“左联”,并带领上海群大小组。后来,出名剧作家田汉又引见他加入了“南国社”。就如许,方之中放下手中的枪杆子,又拿起了笔杆子。已经奋战沙场的他,拿起笔杆子一样具有革命的激情。他夜以继日地创作,为前进报刊著文,揭露暗中现实,宣传革命思惟,鼓吹革命文艺。小说、诗歌、散文、杂文都成了他手中的兵器。

  1937年7月,全面抗战迸发。面临民族的危亡,方之中深感笔杆子没有枪杆子硬,决定再次弃文就武,用枪杆子把日寇赶出中国去!曾在“南国社”与他并肩战役的年轻老婆范淑寒,却在跟随他奔赴延安途中,壮烈地倒在血泊中。从那时起,不断到抗美援朝和平胜利,作为一员武将,方之中一直没有分开过疆场。

  当着世人的面,张春桥一阵脸红。他一边看稿件一边不断地擦汗。一阵发急之后,他又奋起起精力,当即写信给鲁迅进行辩驳。张春桥是1935年春天由济南来上海的,不久便在上海杂志公司担任校对员。上海杂志公司是上海文坛的窗口,是各类杂志的汇聚处。校对之余,张春桥也给各报刊杂志投稿。年仅18岁的他,为了糊口竟想入非非地去标点《珍本丛书》中的《柳亭诗话》,被其时的《晨报》用《张春桥标点珍本记》为标题问题,以讥讽的笔调将内情揭破出来,弄得他在“圈内”抬不起头来。1936年春,张春桥又利用狄克的笔名,写了《我们要施行自我批判》的文章,颁发在《大晚报》副刊《火炬》上,吹嘘“国防文学”,攻击田军(即萧军)讲述东北人民的抗战故事、获得鲁迅高度评价,并为其作序的长篇小说《八月的村落》。而上海《大晚报》副刊《火炬》主编,是军统局上海特区直属联络员、回复社上海头子崔万秋,此文是张春桥受崔万秋指使,假名狄克,向鲁迅射出的暗箭。而此时,上海文化界正环绕“国防文学”和“民族革命和平的民间文学”这两个标语展开激烈的辩论。“狄克”的文章颁发后,鲁迅当即有针对性地颁发了震动文坛的《三月的租界》,通过狄克这个例子警告大师,在斗争形势急剧变化的时候,该当加强警戒,站稳立场,决不克不及倒置敌我关系,混合阶层战线。因为《三月的租界》是在《夜莺》上颁发的,张春桥从此记住了《夜莺》主编方之中。

  方之中得知鲁迅得病写作,平均每天要写四五封回信,还要会客,糊口忙碌艰辛,极其不易,想送点稿费给他贴补家用,于是向出售《夜莺》月刊的群众书店老板借钱。谁知书商只顾本人赔本,掉臂作家辛苦,说是售书收回的钱少少,还不敷成本,成果分文未予。

  第三期《夜莺》刚一刊行,方之中便到四川北路内山书店送刊物给鲁迅。当书店司理内山完造申明方之中的来意后,鲁迅欣然同意一见。躺在躺椅上的鲁迅,穿戴一件半旧的绛色长衫,清癯的脸上带着病容,只要头发和胡须仿照照旧表示出坚韧不平的个性。方之中恭顺地将10本《夜莺》送到鲁迅手中,并感激对《夜莺》的支撑,同时很惭愧没有能把稿费送来。鲁迅和善且慎重地对他说:“稿费,有的处所是要的,有的处所,只需可以或许达到我们的目标,就能够不要。此后只需我的病好转了,还能够再为你们写点工具。”

  刊物出书不久,特务协同法国巡捕房到《夜莺》编纂部的通信处,诡计拘系方之中,几回都扑了空。气急废弛之下,特务查封了编纂部那间小屋。接着,反动当局又向读者施加压力,传闻有人买了《夜莺》,便途中捕去审讯。从第三期起头出书《夜莺》的金钟出书社也获得警告,托言销路欠好,也不肯再出书了。出书了4期的《夜莺》杂志,被迫停刊。

  然而,鲁迅掌管的《海燕》方才出书了两期,就被查封了。方之中怒火中烧,当即托人转请鲁迅为《夜莺》第三期撰稿。鲁迅与方之中不曾碰面,但他对于革命青年和革命书刊,非论认识与否,一律支撑。他问过方之中的身世、政治立场、《夜莺》的出书、刊物的发卖等环境后,便请人带来了他写的《三月的租界》和《写于深夜里》两篇文稿。

  1982年1月,在天津市第二次文代会上,方之中被选为天津市文联名望主席。这时的将军曾经步入耄耋之年,他那双持久紧握枪杆子的手曾经轻轻哆嗦,但他手中的笔,却仍然充满了战役的激情。他经常对后人说:“我是革命的幸存者,人生的沉浮对我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只要战友的鲜血常在我面前流淌,他们的音容笑脸使我夜不克不及寐……”

  1936年春天,全国抗日救亡活动呈现新的飞腾,为了扩大抗日民族同一阵线,“左联”主动闭幕,而各类文艺刊物却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出来。出格是鲁迅掌管的《海燕》月刊,影响很大。方之中也编纂了一本文艺刊物,取名《夜莺》。他说,夜莺这种鸟形态很斑斓,夜间叫起来的声音很动听。他以“夜间”比方统治的暗中,用“动听的声音”代表人民公共的呼声。《夜莺》月刊一问世,就以明显的立场、犀利的笔锋,艰深的内涵,投入到捍卫“民族革命和平的民间文学”的战役。一时,《夜莺》被称为《海燕》的姊妹刊物。

  一天,他欣喜地从上海《申报》上看到一则湖南群治大学上海分校的招生告白。穷困失意的他,在母校教务处找到一份工作。其时来群治大学分校讲课的革命作家和传授较多。方之中酷好革命文学,特别喜好缔造社的作品。在接近右翼文化人潘梓年、阳翰笙、冯乃超、王学文等人的过程中,方之中起头文学创作。

  1930年3月,在中国的带领和鞭策下,中国右翼作家联盟在上海成立了,一时影响了整个文化界。文学、戏剧、音协、美协等专业文化集体别离组织起来,凭仗各自手中的兵器向法西斯文化民主主义和文化“围剿”展开斗争。方之中撰写的第一篇文章就颁发在“左联”的机关刊物《萌芽》上。

  1968岁首年月,曾经坐稳高层政治交椅的张春桥显露了狰狞的面目面貌,誓报32年前的“一箭之仇”!“上边”一纸号令,时任河北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天津警备区司令员的方之中,便以“叛徒”、“特务”、“假党员”、“走资派”的罪名,被武装押解到石家庄附近的一个农村,实行“专政”,受尽熬煎。周恩来得知方之中被、“”一伙残酷毒害达六七年之久的动静后,设法挽救。方之中幸免遇难。

  走到一处密林,曾经不克不及措辞的钟国楚,示意两个兵士将其放下,从衣袋里摸出半截铅笔,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着:“我是兴国埠头人,死在福建猪仔坝。同志们要对峙战”“斗”字还未写出,钟国楚就昏了过去。

  那是1936年4月,《夜莺》月刊第三期即将付印,方之中来到上海新钟书局联系生意。他将书稿放在工作台上。这时,一位他熟悉的报人走了过来,翻看付印稿,想先睹为快。他刚打开第一页,目光就被紧紧地吸引住了。本来,第一篇文章就是鲁迅报复狄克的檄文《三月的租界》,笔锋犀利,层层痛斥。

TAG标签: 方之中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