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贤:追忆我的老舅贺大增将军

  每当打开电脑由不得要查看我的老舅贺大增将军的资料记载,从记忆中就得知我的老舅一生在投身革命,儿时经常听到外公给我们讲述我老舅的军旅历程,他是我们家族的骄傲,也是我们佳县和陕西人的骄傲。他把人生全部奉献给祖国,把青春留给了革命,他大公无畏的精神值得我们后人学习。

  贺大增:(1906-1977) 陕西葭县(今佳县)人。1915年开始在店镇高小读书。1924年考人省立绥德第四师范学校。在这里,受李子洲和进步师生的影响和帮助,逐步接受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思想和马克思王义。

  1926年2月,贺大增离开四师回到家中。同年6月,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到榆林、神木一带槁兵运活动。1927年4月加入中国青年团,同年8月转入中国。入党后,他思想上发生了新的飞跃,对党的工作更加刻苦认线月,贺大增随高光祖等人开展游击战争,并担任土枪队副队长,机智勇敢地与敌斗争。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时期,在红二十七军第八十四师一团任连政治指导员,参加了陕北苏区反“围剿”斗争。先后任红十五军团第八十五师三团营政治教导员,第二三四团政治委员、团政治处主任。

  抗日战争时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九团团政委、晋鲁豫支队政治部组织科长。新四军第三师八旅二十二团政治委员。

  解放战争时期,任新四军第三师第十旅政治部主任,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五师政委、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第三十九军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部部长,第四野战军三十九军政治部主任。参加了平型关、辽沈、平津、衡宝、广西“等战役、战斗。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十九军副政委、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 黑龙江省军区政委,沈阳军区第一文化学校政委、海军工程学院政委。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贺大增,1906年出生,陕西省葭县(今佳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1934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贺大增历任红27军第84师1团连指导员、红15军团第81师3团营教导员、234团政委。参加了陕甘苏区反“围剿”作战和东征。

  抗日战争时期,贺大增历任八路军115师344旅689团营教导员、团政治处主任、冀鲁豫支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新四军3师8旅22团政委。参加了平型关战斗。

  抗战胜利后,贺大增任新四军3师8旅政治部主任、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5师政委、东北野战军第2纵队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部部长。

  1948年11月17日,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第2兵团第2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39军,贺大增任39军政治部副主任。

  1949年3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4兵团39军改称第四野战军第14兵团39军,贺大增仍任39军政治部副主任。

  1950年,贺大增参加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39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副政委、志愿军后勤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志愿军后勤部政治部副主任、主任。获得朝鲜二级国旗勋章、一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自由独立勋章。

  1956年,贺大增毕业于解放军政治学院。后历任黑龙江省军区政委、沈阳军区第一文化学校政委、海军工程学院政委。

  贺大增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副军级、志愿军),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40年10月下旬,根据中共盐阜地委决定,成立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宋乃德为县长,汤庐山为秘书。县政府下设民政、财政、教育、司法4个科。

  10月底,阜宁县政府在东坎镇设立县政府派出机构——东北行署,具体领导阜宁县二区(东坎区)、三区(八滩区)、六区(五汛区)、十一区(六套区)、十二区(獐沟区)的抗日行政工作。第一任主任顾光明,继任王伯谦,第三任宋秋潭。阜宁东北地区各区亦陆续建立起区公所,由县抗日民主政府先后委派了各区区长,一般由当地有声望的进步人士担任,二区区长胡立甫,三区区长王云祥,六区区长江栋,十一区区长张宝光,十二区区长孙直农。乡保一级基层政权,基本延用原有人员。

  1940年12月,中共阜宁县委决定以东坎为中心,建立中共阜宁县委东北工作委员会办事处(简称阜宁县委东北办事处),作为县委在阜宁县东北地区的代表机火,具体领导阜宁县二、三、六、十一、十二区党的工作,邹屏为办事处主任。

  1941年1月9日,邹屏带了6个同志到驻东坎的中共阜宁县委东北办事处工作。

  刚刚诞生的抗日民主政权,被反动政府、地方反动地主武装和土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进行破坏和捣乱,欲必置之死地。中共阜宁县委、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和驻军部队,遵照上级党委和八路军五纵队的指示,决定开展剿匪反霸斗争,以稳定根据地社会秩序,巩固和发展抗日民主政权。

  沙二截叛乱。沙二截,在今陈涛乡新联村。解放前,这里族居着左耀东、左梦占、左赤良、左佑仁、左述周五户大地主,人们称之为“五大门”。这五户地主,强占沙二截一带50多顷良田,欺凌乡里,为霸一方。

  八路军刚来不久,二截顽乡长、地主代表左啸环,在阜宁县东北行署召开的旧乡政人员和地主士绅会议上,自认预缴公粮5000斤。左回乡后,看到驻守二截一带的八路军调至板湖,错误估计形势,认为“八路军站不住脚了”。于是,原形毕露,同二截的地主密议,抗缴公粮,阴谋叛乱。接着,以大地主左梦占为首,召集戴滩、郭集、三截、大墩等方圆一二十里内的大中小地主开会,大造抗缴公粮、准备叛乱的反革命舆论。他们集中“五大门”长短枪27支,其它村庄三二十支不等,勾结八滩匪首顾豹岑、戴滩恶霸地主王慕昭,还联络了郭集、大墩、二层、陈庄等1 0多处反动迷信组织“小刀会”约一千六七百人,扩大叛乱声势。

  反动地主阴谋叛乱的一举一动,被抗日民主政府完全掌握,八路军驻军决定予叛乱武装以严厉。

  1941年1月4日,刚调防来的驻军汪营长率部到三截(今陈涛乡三截村)捉拿顽保安大队长左祥吾。三截战斗打响,左祥吾一面抗拒剿捕,一面派人送信到二截,令二截地主准备武装顽抗。于是“五大门”里顿时紧张起来,所有反动武装,荷枪实弹,分布到各个炮楼上,与八路军部队形成对峙局面。

  约莫四更时分,驻军一个排战士开到二截,向“五大门”喊话开门做饭吃,“五大门”紧闭不开。5日凌晨,一个号兵跃上墙头察看动静,被东炮楼打来的一枪中弹负伤。参战和围观的群众见状,气愤至极,用树棍捣门,用砖石砸窗。这时,从周围赶来助战的“小刀会”百余人,挥舞大刀,向部队进逼,相持至晌午,被我部队瓦解、击退。傍晚,三截支援部队赶来,再次向“五大门”发起进攻。发射的硫磺弹,烧着了左佑仁家的3间磨房,烟雾弥漫,火光冲天,“五大门”内惊恐万状,鬼哭狼嚎。

  1月6日拂晓,,二层、陈庄、戴滩一带的“小刀会’’200余人,又向我部队冲杀过来。我军指战员斗志旺盛,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术,坚决自卫还击,当场击毙2人。这些乌合之众,无心恋战,结果一哄而散。至此,阴谋叛乱的地主老爷们,内部力量已消耗殆尽,外围力量亦已崩溃,叛乱阴谋被彻底粉碎。嗣后,二截、三截、戴滩等地参与叛乱的反动地主分子,被部队和政府拘捕。

  三打季家圩。季家圩,解放前是坐落在八滩东北乡原前清进士、大地主季龙图的庄园。盘踞在八滩一带的大恶霸顾豹岑,是靠杀人抢劫起家的大土匪,是靠吮吸广大农民血汗养肥自己的大地主。其兄顾敦扬是安青帮的头面人物,任反动军队的旅长,顺豹岑依仗顺敦扬的势力,横行霸道。

  1940年10月,八路军、新四军解放盐阜大地后,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委派徐锐任八滩区区长,负责新区的开辟工作。当徐锐和区公所同志,广泛发动群众,投入抗日救亡斗争,取得显著成绩的时候,出于反动的阶级本能,顾匪与混入八滩区队里的亲信里应外合,率60余人,于12月6日夜包围区公所,无理绑架了徐锐、财粮区员戴秉义及警卫班11人,然后带I二海船,截肢后被抛入黄海。这就是震惊盐阜的八滩暴动。

  八滩暴动后,顾匪气焰更为嚣张。不久,他与另一个匪首沈月庭联合起来,拥有五六百人,七八挺机枪,数十支驳壳枪,还有杀伤力较大的土大炮30多门。顾豹岑自封为黄海剿共司令,率匪众强占了离八滩10多里的季家圩,妄图同抗日民主政权为敌到底。

  季家圩内有瓦屋楼房200余间,圩子四角矗立着4座几丈高的大炮楼,能瞭望四方,八面射击。庄外四周有两三丈宽、八九尺深的圩河。圩河的里圩上,密密麻麻地丛生着丈把高、连麻雀也难钻进去的双行钢桔树。在高大的用砖石砌成的圩门口,还架有吊桥。顾匪盘踞后,在圩内垒起了一道七八尺高的土墙,环绕圩子四周,并在钢桔圩外,倚水新筑成4座碉堡,每座碉堡配备8门土大炮。每天由3个班次轮流守圩。顾豹岑倚仗这些层层叠叠的碉堡工事,不可一世地吹嘘说:“八路打进来,也休想捉住我二太爷!”

  为稳定阜宁东北地区的抗日政治局面,八路军五纵队政委兼司令员黄克诚,下决心攻克季家圩,拔掉顾匪这颗钉子。

  1941年元月15.日深夜,八路军五纵队二支队老五团(重建新四军军部后为新四军第三师八旅23团)以一个连的兵力包围季家圩。这时正值数九寒冬,战士们在圩外野地里构筑工事。匪徒们发现后,从碉堡里向外排放土炮,发射枪弹。我军针锋相对地向圩内投掷手榴弹。这样相持了一天,由于敌我力量悬殊,加之地形不利,我军主动撤出战斗。

  一星期后,元月23日晚,我军第二次围打季家圩。将季家圩围困两天,内外禁止通行。白天,组织工作队,深入发动群众;夜间,分批派出小分队,接近圩河,投弹扰匪,使匪徒通宵不安。午夜,匪徒王宾溜出圩来,企图偷往合德送信,向日伪求援,被我军抓获。经审问,我军掌握了圩内各方面情况。农历除夕(1941年元月26日)黎明前,我军悄悄后撤,分头埋伏在季家圩四周庄子里。元月31日晚(农历正月初五),老五团政委贺大增率全团人马,连夜开到八滩,全团隐蔽,对外封锁消息。第二天黄昏后(农历正月初六),当匪徒们正在吃酒行令、得意忘形之时,我军包围了季家圩。担任主攻的七连勇士们,虽然突过圩河,但终因匪徒火力过猛,无法进入圩内。

  贺大增政委召集部队、地方干部和群众积极分子,总结作战经验教训,重新制定作战方案。2月2日(农历正月初七)半夜时分,主力部队和八滩区队、地方模范班,第三次向季家圩发起攻击。以一营长为首的300名突击队员,推着27辆牛大车,从四周逼进圩河。每辆牛车上披挂着厚厚的湿漉漉的棉被胎,时称“土坦克”。“土坦克”推到圩河边,队员们将拖在车后的长梯从车肚伸过河去,在机枪连强烈火力掩护下,提着浇上火油的草捆,举着长杆火把,跃上浮梯,跨过圩河,将长杆火把戳入碉堡眼,跟着塞进整捆手榴弹,.声轰响,碉堡浓烟翻滚,火光冲天。队员们又将着火的草捆架在钢桔树上,钢桔丛顿成一片火海。顾匪的第一道防线被摧毁了。这时,主力部队集中了6挺轻重机枪,轮番扫射,佯攻南大门,匪徒被诱。主攻部队乘机神速地从西面扑上去,翻进土墙,在顾匪的第二道防线上打开缺口,后续部队像潮水一样猛冲过去。顾豹岑见大势已去,妄想带领残部突围逃奔合德。刚刚溜到东北圩角,被匪徒抓去的群众发出一片喊声:“顾豹岑向东北方向跑r,逮住他啊!”顾匪刚跳下圩堤,被我军机枪顶了回来。他又钻进浓烟,逃往西北方向,待爬上圩岸,由于人胖体重,加之皮袄湿水,再也跑不动了,而匪徒们各自奔命,谁也不去顾他。部队发现顾豹岑时,喝令其放下武器,他仍举枪顽抗。我军一阵排枪,这个凶横残暴、罪大恶极的匪首,应声倒地,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一仗,前后历经18天时间,3次攻打,击毙匪首顾豹岑以下数十人,伤100多人,除沈月庭部数十人逃跑外,其余全部被俘,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这是新四军重建军部后,盐阜区除奸反霸的一次重大战斗。

  除沙二截暴乱和三打季家圩两次较大的剿匪行动外,经常性的锄奸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

  1941年春,在歼灭顾豹岑后,在八滩区参议会上,成立黄海大队,下设3个营。一、三两个营都有伪匪加入。他们与伪军交往频繁,杀害我派进的干部,积极策划叛乱。经查实后,由主力部队配合地方武装,将伪匪派进的40多人逮捕归案,在一个晚上将其全部。

  8月,经发动群众检举揭发,专门机关摸底调查,在阜宁东北地区逮捕伪军、顽军、特务和其他反革命分子164人,经审讯后,枪决32人。

  9月,东北行署为进一步制服反动势力,在摸清情况的基础上,于八滩以北地区,抓捕大小匪首百余人,罪恶深、民愤大的23人,被处以极刑。

  在此期间,东北行署保安处对各地罪恶昭著、民愤极大的恶霸地主,分别捉拿归案,勒令交出、子弹,然后执行枪决,张贴布告,宣布罪行,以儆效尤。

  是年深秋,东北行署采取暴力措施,将阴谋叛乱的特务连副连长和中兴等3乡的乡、保长逮捕,宣布死刑,并将特务连解散。

  阜宁东北地区,经过一系列剿匪反霸和锄奸斗争,沉重打击了顽固势力,进一步唤起了广大人民群众,有力地巩固了抗日民主政权。

  1950年9月39军抗美援朝出国前。当时,该军在驻地召开英模代表大会,潘荻为时任军长、副军长、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贺大增、参谋长、政治部副主任5位军党委成员在场外拍了一张合影。这也是潘荻军事记者生涯中拍摄的首张照片。

  沉启贤(军参谋长)、李雪三(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吴信泉(军长)、贺大增(政治部副主任)、谭友林(副军长)。

  1950年10月20日夜,我志愿军各部奉命从不同地点渡过鸭绿江。与此同时,美国侵略军已占领了平壤,敌人迅速向中朝边境推进,并出动战机频繁骚扰中朝边境的我国城镇和乡村。

TAG标签: 贺大增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