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第二十一章王命大于天

  二次所遣之使,是泗州牙将王知朗。王知朗怀揣李璟写给柴荣的书,来到柴荣帐外。

  柴荣不见,自然有他不见的理由,你李璟上一次遣使求和,向我奉表称臣,我都没有答应,你这一次给我的书中竟然自称唐皇帝,我见你的使者作甚!

  李璟二次求和不成,不得不求助于契丹、北汉和后蜀。于是,修书三封,封之于蜡丸,遣使携蜡丸前往契丹、后蜀和北汉。是时,寿州除了寿州城外,全为周军所据,出海口之水路已经不通,去契丹的使者只好走陆路,行至深州,被符彦卿抓获,由张琼押送柴荣大营。

  照理,押解一个南唐的使者,根本不用张琼出马,但有关契丹的一些事情,需要面奏柴荣,故而,才有了张琼的寿州之行。

  契丹,没有音信;北汉,按兵不动;后蜀,自顾不暇。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南唐自己。如果寿州城被攻克,南唐的北部屏障就会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周师过淮河、长江,都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这一次去见柴荣的两个使者,无论是地位,抑或是声望,比前两次都高,而且高得多。

  宰相孙晟为正使,礼部尚书王崇质为副使,手捧南唐向后周称臣的奉表上路了。表称:

  自从唐朝天祐(天祐:唐哀帝年号,时间为904—907年。)以来,海内分崩,或跨据一方,或改朝换代。臣继承祖先事业,奄有江表之地。但当时看那群乌鸦落足未定,臣欲归附凤凰哪里去找?而今不同,天命已有所归,大周声教泽被远近。我唐愿比两浙吴越、湖南武平,仰奉正朔,谨守疆土。恳求周师收敛征伐之威,赦我后服之罪,从我这个下国开始,做大周的外臣,如此,安抚边远的德政,谁还会不服呢!

  且是,李璟遣孙晟来见柴荣的同时,还奉上黄金千两、白银十万两、罗绮两千匹。

  且是,孙晟还答应去掉帝号,割寿、濠、泗、楚、光、海六州之地,每年输送金帛百万给后周,以此条件,请求罢兵。

  可柴荣仍然不答应,他如果答应了如何实现王朴《平边策》的第一步战略目标——尽有江淮之地!

  李璟再一次发怒:“奶奶的,你柴荣欺人太甚!有道是,‘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我贵为一国之君,难道连兔子都不如!”

  于是,他把孙晟的死活丢在一边,挑选六万精兵,拜他的弟弟齐王李景达为诸道兵马大元帅,授陈觉为监军,起用前武安节度使边镐为应援使,杀奔江北,直逼扬州,要与周军来一个鱼死网破。

  李景达的武功、战绩,都在刘仁赡之下,但因他是现任皇帝的弟弟,排在了三大战将的榜首。韩令坤自知不敌,遣使向柴荣求援。

  柴荣正要遣兵援助韩令坤,南唐的二号战将(实为一号)林仁肇率兵三万,从常州杀来。且一连三战,杀得周军人仰马翻。

  当然,杀败周军的不只林仁肇,还有刘仁赡,刘仁赡被周军围困了几个月,憋了一肚子气,闻听林仁肇到了,忙率部出城,夹击周军。

  赵匡胤接到圣旨,进退两难,若是不去救援扬州,君命难违;若去呢?父亲病成这样,怎能一走了之?何况,父亲之病,又是因他而得!

  赵普站了出来,一脸平静地说道:“君命不可违,请明公即日前行。至于尊翁,普愿代尽子职。”

  赵普道:“公姓赵,普亦姓赵,彼此本属同宗。若不以名位为嫌,公父即普父,一切视寒问暖,及进奉药饵等事,统由普一人负责,请公尽管放心!”

  军至六合,闻韩令坤弃扬州城而西走,赵匡胤大愤道:“扬州是江北重镇,若复被南唐夺回,大事去矣!”

  说毕,派兵一支,由高怀德带领,拦截扬州溃军,戒之曰:“凡扬州周兵,哪里来,哪里去,如不听劝,断其足!”

  遣走了高怀德,又给韩令坤致书一封。书曰:“总角故交,素知弟勇,今闻怯退,殊出意外。弟如离扬州一步,上无以报主,下无以对友,昔日英名,而今安在?况且,弃城而逃,军法不容。再之,愚兄已到六合,有什么事,兄可以帮你。请弟三思!”

  李景达只知韩令坤弃城而走,并不知韩令坤又折了回来,分兵一万,给了一个叫陆孟俊的大将去扬州安抚百姓,自己则带着大军杀奔寿州。

  韩令坤闻听陆孟俊率兵来到,立马召集众将士,开了一个誓师大会。他在会上,先是自责弃城而走之事,说自己太晕,差一点成了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差一点从天堂走向地狱。继而慷慨激昂地说道:“我正愁无颜面见皇上,面见同仁,上天给了我一个机会,陆孟俊竟然带了一万人马来到扬州城下,我欲借陆孟俊的人头,来洗刷自己的怯懦之名,我还想借陆孟俊的人头立功赎罪,我更想借陆孟俊的人头给弟兄们争一些富贵,希望弟兄们支持我!拼命杀敌,杀得越多越好!弟兄们说行不行?”

  韩令坤这一番讲话,发自肺腑,算得上是知耻而后勇。同时,也激发了众将士的斗志。他看在眼里,喜在心中,一连向众将士作了三揖,将右手猛地一挥,高声说道:“出发!”遂大开城门,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城外,陆孟俊未及列阵,突见周兵像疯了一样杀了过来,大吃一惊。大声喊道:“弟兄们,快快迎击周军!”

  话刚落音,韩令坤已经冲到跟前,陆孟俊忙绰枪去迎,勉强战了六个回合,环顾南唐其他将士,不是做了周军的刀下之鬼,便是落荒而逃。他暗道了一声“完了”。虚晃一枪,拨马而逃。

  韩令坤不追了,从箭囊中取出雕翎箭,搭在弓上,“嗖”的一箭,将陆孟俊射落马下。周军见了,飞奔而至,将陆孟俊摁倒在地,用绳索捆了个结结实实。

  韩令坤见敌之主将被擒,敌军大队已溃逃渐远,鸣锣收兵。韩令坤得胜回城,命人将陆孟俊关进囚车,正拟派员押解寿州,交柴荣处置。忽从帐后闪出一个妇人,哭着对韩令坤说道:“请将军为妾做主,将贼千刀万剐,为妾报仇。”

  此妇,乃韩令坤新纳之妾杨氏。韩令坤见她如此说,便轻声问道:“你与陆孟俊有何深仇大恨,竟要将他千刀万剐?”

  杨氏哭诉道:“妾乃潭州人氏,三年前陆孟俊攻入潭州,杀妾家二百三十六口,惟妾身一人为唐将马希崇所匿,方得免死。今仇人当前,如何不报?”

  原来,杨氏颇有姿色,妩媚动人,马希崇贪其美色,从刀口将她救下,纳为小妾。走到哪里,带到哪里。一年后,马希崇移驻扬州,又将她带到扬州。前不久,扬州为韩令坤所破,马希崇急于逃命,抛下了如花似玉的杨氏,杨氏又为韩令坤所得,一夜云雨,快意非常,便将这朵残花收为小妾,宠爱有加。听了杨氏之言,即转身面向陆孟俊。

  苦主就在眼前,陆孟俊自知无法儿抵赖,便承认杨氏所言,俱是事实,并请求速死。

  按照惯例,两军交战,不杀战俘,但陆孟俊所为,太可恶了!况且,他的苦主,又是韩令坤所爱之人,韩令坤不只要杀他,还要剐他。当即令军士摆设香案,上供杨氏父母牌位,点燃线香一把,插入香炉之内,命杨氏先行拜告。拜毕,令军士打开囚车,提出陆孟俊,剥去衣裳。再令军士提来几桶冷水,将他全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推到案前。

  韩令坤趋步上前,一只手抓住陆孟俊头发,一只手拔出腰刀,朝陆孟俊的胸膛划去,并取出他的心肝五脏,放在案上,祭奠杨氏父母。尔后,亲自操刀,细割陆孟俊之肉,不多不少,割了二百三十六刀,割得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韩令坤这才住手,命军士将这俱骨头抛到荒郊野外,喂饲野猪野狗去了。

  陆孟俊被剐的消息传到李景达耳中之时,他正在去寿州的路上,忙召集众将商议。若按李景达的意思,拨马而还,夺回扬州,为陆孟俊报仇。但大多数人不同意,他们认为,扬州城高墙厚,而韩令坤又太厉害,不如去攻打六合。六合若下,扬州城便成了囊中之物。

  不能取扬州,焉能取六合?可叹南唐这些人,全是呆鸟。他们哪里知道,在六合城里,还有一个比韩令坤更厉害的人物在等着他们。

  真正的好棋,扬州既然丢了,就让它丢了吧!不能因为丢了扬州,就改变了你李景达的计划。你李景达的计划是进军寿州,是与林仁肇和刘仁赡联手,痛击柴荣。你这五万生力军如果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寿州,那柴荣就死定了。柴荣如果死了,扬州不战而得!

  但如果按照你李景达的意见,杀向扬州,这一步棋虽说臭了点,但还没有达到臭不可闻的地步,这一步转攻六合之棋,可是臭极了,而且还是臭不可闻!

  要知道,从兵力上讲,周军才是唐军的二十五分之一!以一对二十五,胜利的希望几乎是零,若是驻守六合城的周军统帅不是赵匡胤,早就弃城而去。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呼叫中心ENGLISH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06001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100025

TAG标签: 韩令坤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