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揭秘淞沪会战:只因南京的一封电报中国军

  本文作者张宪文,蜚声国际的中国近代史泰斗,南京大学荣誉资深教授,季我努学社荣誉社长,季我努沙龙讲演嘉宾。

  1937年8月9日下午5时左右,日军驻上海海军特别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海军中尉大山勇夫等两人乘摩托车越入中国保安队警戒线,向虹桥机场方向疾驰,不仅不听中国方面的停车命令,反向守兵开枪,中国保安队员被迫还击,将两人击毙。这就是所谓的“虹桥机场事件”,即大山事件。大山事件的发生使上海的形势顿时紧张。上海市长俞鸿钧闻讯后即向日方领事提出交涉,谋求外交途径解决冲突,以防事态扩大。但驻沪日军却以此为借口,向中国方面提出苛刻条件:(1)撤退市内保安队,(2)所有保安队防御工事应拆除。(《上海作战日记》(1937年8月11日),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第263页。)并以武力解决相威胁。中国政府拒绝了这一无理要求。于是长谷川清下令在佐世保待命的机动部队迅速向上海增援,并动员驻沪海军陆战队和日侨义勇团备战,将日舰30余艘集中吴淞一带,随时准备采取行动,陆军亦开始向上海调动,战争处于一触即发之势。

  中国政府已意识到日军制造虹桥机场事件是大规模进攻上海的征兆,上海战事已不可避免,遂进行了一系列军事部署。京沪警备司令张治中在事变刚发生时即令“第87、88两师,做输送前进的准备”。(《八一三淞沪抗战》,第19页。)8月11日晚,国民政府军事当局决定围攻上海,密令张治中率领所部第5军第87、88两师于当晚向预定之围攻线推进,准备对淞沪发动攻击,并急令该军在西安的第36师火速南返,参加上海战事。同时令在蚌埠的第56师,在嘉兴的炮2旅炮兵1团,在华北的炮团之一营“星夜开赴苏州归张治中指挥”。(《上海作战日记》(1937年8月11日),见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第126页。)

  当日夜,张治中离开苏州,统率全军从苏州、常熟、无锡一带进发,利用事先控制了的火车和汽车向上海挺进,12日晨,进驻上海。张治中令第87师的一部进至吴淞,控制罗店、浏河,主力前进至市中心区,第88师前进至上海火车北站与江湾间,炮兵第10团第1营及炮兵第8团进至线旅在松江的一个团进至南翔;令炮兵第3团第2营及第56师之一部自南京、嘉兴各地兼程向上海输送;派刘和鼎为江防指挥官,率领第56师及江苏保安第2、4两团,负责东自宝山西至刘海沙的江防,并控制主力于太仓附近。(《八一三淞沪抗战》,第20页。)至是日黄昏前,中国军队的战役部署基本就绪。原在上海的地方部队主力于真如、闸北和江湾市中心区、吴淞各要点布防,一部警戒沪西沪南,掩护我军前进。中国军队进入了上海及其附近预定阵地。

  张治中在所部完成对上海日军进攻的部署后,决定先发制敌,准备于8月13日拂晓以前开始对虹口和杨树浦日军据点发动进攻,以在日军援军和日军对中国军队的作战意图琢磨不定时,乘其措手不及,“一举将敌主力击溃,把上海一次整个拿下”。然因接获南京方面“不得进攻”(《八一三淞沪抗战》,第20页。)电令而未能行动。致使军事计划耽搁,给了日军从容部署的机会,中国军队痛失进攻良机。

  日军方面,虹桥机场事件发生后,海军第3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一方面向中国方面提出无理要求,另一方面命令在日本佐世保待机的海军一部进入上海。在日本国内,海军中央部研究了这一事件后,要求第3舰队“慎重行事”。10日召开的日本内阁会议上,海相米内表示尚待判明真相,并希望派遣陆军部队。12日,日本参谋本部和军令部达成陆海军共同作战的决定。13日上午9时,日本内阁会议正式作出了向上海派遣陆军部队的决定。

  中日双方的战役部署表明,上海战事虽已不可避免,但这时双方的战略重点都置于华北方面,所以双方投入的兵力是有限的。中国方面在平津陷落后,军事当局认定日军向上海进攻不可避免。在这种情况下,乘日军的注意力还放在华北而尚未动员国内兵力发动对上海进攻之前,采取主动行动,首先消灭驻沪日军,然后抵抗和消灭登陆之敌较为有利。因此,中国方面对于作战的准备较日方更为积极充分,中国军队决定采取“先发制敌”的方针,主动向驻沪日军发动攻击。

  (1937年7月—1938年10月)》,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TAG标签: 淞沪会战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